董其昌顏體得這麼寫

我們目前所見顏真卿的楷書作品 都是碑刻作品,唯一墨跡《自書告身帖》疑是偽作。碑刻顏體的最大問題是刀法對筆法的表現有一定折扣,於是很多猜測、解讀 撲朔迷離,我們依靠名師解讀和自我領悟的學習過程中,也不妨參考古代學顏名傢的示范,比如蘇東坡、蔡襄、 董其昌、王文治等。
董其昌的書法受到顏體的影響,他中年時期,傾力作顏體楷書《自誥身帖》卷,顯示出瞭紮實的顏體功底。該作以高麗箋紙烏絲欄格楷書告身二通,裝裱成一卷。前段為追封其父董漢儒、母沈氏告身,後段為封董其昌本人及夫人龔氏等告身。前者書於明萬歷二十四年(1596)閏八月二十四日,後者書同年同月二十八日,二者僅隔四天。引首有乾隆長題,講述誥封產生及演變。董其昌傳世書法多為行草,楷書則不多見,原因在於“楷書不易工”。他認為,如果字寫“”得如算子,便不是書 ”。董其昌的本幅顏體書法
清代長期珍藏於內宮,並著錄於《石渠寶笈續編》,整體風貌工整,用筆莊敬,行筆不茍,一筆一劃皆有來意。筆力遒勁,肥瘦得中,是其楷書的典范之作,融合瞭董其昌的 勁秀,是我們學習顏體的參考佳作。 董其昌學書道路是十分艱難的,起因是在考試時書法不好,遂發憤用功自成名傢。這在他的《畫禪室隨筆》有所記述,其中還自述學書經過:“初師顏平原《多寶塔》,又改學虞永興,以為唐書不如晉魏,遂仿《黃庭經》及鐘元常《宣示表》《力命表》《還示帖》《舍丙帖》,凡三年,自謂逼古…比遊嘉興,得盡睹項子京傢藏真跡,又見右軍《官奴帖》於金陵,方悟從前妄自標評。”由此可見,他對於古代名傢墨跡是認真臨摹的,在用筆用墨和結體佈局方面,能融會貫通各傢之長。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