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億螞蟻狂奔背後阿裡最驚險的一躍正在發生

“阿裡最驚險的一躍正在發生。”

螞蟻上市:互聯網格局大變

螞蟻上市步伐,又加快瞭一步!

8月31日,上交所官網顯示,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科創板IPO審核狀態變更為“已問詢”。

此前,8月25日,螞蟻集團向上交所科創板遞交上市招股說明書,並同步向香港聯交所遞交A1招股申請文件,邁出A+H上市關鍵一步。招股文件顯示,螞蟻集團擬在A股和H股發行的新股數量合計不低於發行後總股本的10%,發行後總股本不低於300.3897億股,意味著將發行不低於30億股新股。

螞蟻上市或將創下科創板最大募資記錄。據招股書,螞蟻集團此次科創板IPO擬募資480億元,不低於3,003,897萬股、第三方支付、小額貸款、保險經紀等多張金融牌照,並參與發起吉林億聯銀行。如今的美團月付,放款資金端中就有重慶三快小貸以及億聯銀行的身影。

滴滴也是虎視眈眈,最新進展是在7月與央行牽手達成合作。7月,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宣佈與滴滴出行達成合作,共同研究探索數字人民幣在智慧出行領域的場景創新和應用。雙方期望促進數字人民幣在多元化出行場景中的平臺生態建設。這是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首次與具有C端業務場景的互聯網公司達成合作。

自2015年以來,滴滴先後拿下來瞭商業保理、融資租賃、保險代理、網絡小貸、支付等多個牌照,開展相關金融服務。今年6月,據36氪報道,滴滴升級瞭金融事業部架構,成立金融生態管理部,專註持牌業務的經營管理,並持續深化外部合作。

顯然,相比於螞蟻而言,美團滴滴的最大優勢就在於其生活服務平臺的屬性,擁有豐富的消費場景,海量的消費者和商傢兩端用戶,通過補全金融產品,構建消費場景閉環。

這意味著螞蟻九成的奶酪將受到威脅。目前螞蟻的收入分為“數字支付與商傢服務”、“數字金融科技平臺”以及“創新業務及其他”三類。目前“數字支付與商傢服務”、“數字金融科技平臺”加起來貢獻瞭螞蟻99%以上的收入,也就是支付寶的支付業務,以及以螞蟻花唄、借唄和餘額寶為代表的金融業務,包括微貸、理財和保險是螞蟻的絕對主要收入來源,創新業務至今還沒有大規模變現。

關乎命門的賽道轉換

相對於層出不窮的對手,螞蟻最大的挑戰反而來自於自身,它正在完成一次歷史性的轉型。從螞蟻金服“金”轉向“服”,由“金融”轉向“科技”。

螞蟻集團CEO胡曉明公開表示,今天的金融公司首先是科技公司,如果不成為一傢科技公司,金融公司是沒有未來的。今年6月,螞蟻也將公司全名改為“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金融”沒瞭,變成“科技”。

總的來看,螞蟻的模式主要可分為三個主要階段:過去的1.0階段:專註支付業務;當前的2.0階段:嘗試支付以外金融領域數字金融業務——微貸、理財、保險等;未來的3.0階段則是向金融科技和創新業務發力。

目前,螞蟻1.0階段的支付交易收入占比下降,數字金融科技服務類收入占比快速上升,上半年已經超過50%,成為螞蟻金服的主要收入來源,隨著創新業務以及數字金融的快速發展,螞蟻金服未來將更多來自金融雲、數字金融、區塊鏈等業務的非線性增長。

螞蟻之所以要完成從金融到科技的蛻變,一方面是因為金融監管的不斷趨嚴,就拿P2P平臺來說,其數量已經從巔峰時期的6000多傢降至如今的29傢;另一方面,螞蟻金融業務的天花板已經凸顯:

近年來,螞蟻用戶增速持續下滑,月活用戶2017年為4.99億人,2018年為6.18億人,2019年為6.59億人,2018年月活用戶同比增長瞭24%,2019年同比僅增長瞭7%,移動互聯網紅利已經收割完畢。

此外,在市場競爭、監管等多重因素之下,螞蟻的支付業務費率也是一降再降,凈利潤率持續走低,螞蟻金服的支付業務凈利率不超過5%,綜合其他金融業務的凈利潤率約為30%,而其技術服務凈利率高達 60%-65%。

這意味著舊的蛋糕將會越來越小,螞蟻必須要找到新的領地,而面向B端用戶的金融服務將是一個重點方向,幫助金融機構做好金融,並以技術服務費用作為主要收入來源。

近年來,螞蟻金服持續推進BASIC科技戰略,對金融機構和廣大合作夥伴開展技術能力輸出;並先後與華夏銀行、光大銀行、浦發銀行簽訂瞭戰略合作協議。

所以,未來螞蟻的營收重心將是to B 的金融科技收入而非to C 的金融服務收入。預計到2021年,螞蟻金服的技術服務收入將上升至總收入的65%,超過支付收入成為第一大收入項,成為真正意義上的“金融科技”公司。

結語

正所謂站的越高、跌的越慘,其實企業成長為巨頭之後,反而會面臨更大的風險。產品上的成功已經遠遠不能支撐起企業的龐大體量,需要戰略上的前瞻性、準確性才能確保企業的基業長青。

在這其中,一招不慎、便是滿盤皆輸。就像柯達之於數碼相機、諾基亞之於智能手機、微軟之於移動時代等,都是極其慘痛的教訓。

正如螞蟻金服不是僅僅要做金融產品,而是要佈局金融基礎生態一樣;阿裡現在也正在步入一個關鍵的戰略轉換期,它不再是要成為一傢應用型公司,而是要成為一傢生態型公司,向各個行業輸出底層設施。

阿裡巴巴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勇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拓展創新發展空間》,他認為,數字基建將為提升中小企業競爭力、消費驅動經濟增長、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等方面提供堅實支撐,同時,數字基建還將成為各地政府提升現代化治理能力的有力抓手。而這句話,也概括瞭阿裡所要搭建的商業版圖。

所以在未來,對於阿裡及螞蟻金服本身而言,雖然在表面上,它會在各個局部擁有諸多競爭對手,但在系統層面,它沒有競爭者。

那麼阿裡及螞蟻能否完成數字基礎設施的搭建,順利成為整個數字經濟或者金融領域的底層支撐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