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博士亲自送了5个月的外卖,居然揭秘了平台如何利用大数据压榨骑手

最近一段时间,美团的热度着实有点高。前段时间,北京市人社局副处长王林跑了一天的美团外卖,“诉苦”称,“一天工作了12个小时,送了5单,赚了41块钱,这个钱太不好挣了。”近日,王处长又携巡视组与美团公司代表进行了对话。

在对话当中我们注意到,美团代表表示,目前美团平台上的注册外卖员中接近1000万人,与美团之间仅属于外包关系。3元/天的商业险还是从骑手的佣金里扣,后续骑手倘若发生问题,皆由商业保险来承担。不难看出,美团对于这接近1000万骑手,早已撇清了责任。但事实上,美团对于骑手的“压榨”可能并非仅此而已。

前不久,一位北大博士也爆料了自己曾经跑外卖时期的一段经历。这位北大博士足足花了5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刚一开始博士对平台管理几十万骑手的成果由衷赞叹。但随着送外卖的时间逐渐增加,这位博士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其问题的核心在于,平台不光通过大数据算法来提升效率,同时还在试图“压榨”外卖骑手们的“剩余价值”。

外卖平台居然通过大数据“压榨”骑手?

据这位北大博士透露,外卖平台掌握了大量的数据,然后再通过数据规划外卖员们取餐、送餐的时间,以及给每个订单定价。如此庞大的数据,自然离不开一套算法精准的系统,这样才能将所有细节都计算在内,进而达到高度控制和精准预测的目的。

简单来说,就是平台依靠大数据来帮助骑手接单,不过问题来了,平台真的只是这么好心吗?毕竟平台是以盈利为目的,也就说平台不断提升骑手效率的这种行为,并不光是为了让骑手多挣钱,更关键的是让自家腰包也得鼓起来才行。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平台自然在算法上进行一些所谓的“优化”。根据北大博士的说法,就是“外卖平台在压缩配送时间上永不满足,它们总在不断试探人的极限。”并且还举了一个例子。

之前外卖骑手去人大知行公寓楼送外卖,只能选择从北门进入,所以系统计算送餐时间,会以北门作为测算依据,大概要花4分钟时间。然而随后有一些骑手发了一条捷径,如此一来这单的配送时间就变得宽裕了起来。所以,骑手会把节省出来的时间用来跑下一单。不过在很多骑手这样操作之后,平台居然相应缩短了订单时间,就像“打补丁一样把BUG修复了”。

从这波操作来看,大数据作为方便用户、提高骑手效率初始的产物,最终却变成了平台“压榨”骑手“剩余价值”的工具,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当然,技术本身无罪,关键是看使用这项技术的企业或者平台出于什么目的?如果是“掉进了钱眼里”,那么受伤害的自然是平台上的骑手跟商户们。

大数据对平台抽成比例也有影响

其实,平台除了通过大数据对骑手进行“压榨”之外,还会通过相关算法对抽成进行不断分析。比如说,前段时间频繁遭到商户抗议的美团外卖。去年,广东餐饮协会曾发文指责美团的“高佣金”行为,对大型连锁餐饮执18%抽佣;对小型餐饮执行23%左右。

在外人看来,可能20%左右的抽佣不算高,但是餐饮本身是一个薄利行业,除非你将客单价定得非常高,但消费者又不是傻子,一旦价格太高流量自然也会跟着下降。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商户不靠涨价来填补高佣金的空缺,那么只有降低成本这一条路,不然谁会赔本做买卖呢?

而大数据在平台制定抽成比例上,确实也起到了决定性因素。毕竟这个佣金绝不是说靠拍脑门就定出来的,而是建立在大数据的分析之上。据知乎上某位大佬透露,这个抽成其实是根据“美团大脑”的算法测算得出来的。而“美团大脑”是美团构建的餐饮娱乐知识图谱,它可以通过人工智能结合大数据的科学计算,实现更智能化的运营。

并且,抽成比例还会随着时间推进、数据的迭代,不断更新。但这里就有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了,虽然大数据可以帮助平台解决抽成制定的问题,但这完全是从平台利益角度进行的,并没有考虑到商家的接受能力。

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美团这样的操作,毕竟在美团去年的财报里面,外卖业务营收仍然占到了总业务营收的50%以上。所以短期内,高佣抽成的状况可能还会继续下去。当然,美团之所以敢自己决定抽成的高低,除了有大数据优势之外,还有其在外卖市场中的绝对垄断地位。

因涉嫌“二选一”遭调查,股价连降

对于美团在外卖行业中的地位,之前有数据显示,市场份额已经超过了70%,尤其是美团所建立起来的生态系统,对于商户商家来说,诱惑力非常大。而美团能够拥有这么高的流量,主要也是得益于前期的高投入。

在外卖市场补贴大战期间,美团投入了大量资本用来补贴用户跟商家。比如说,一份30元的便当,美团可能会替用户补贴5元的饭钱,这样用户仅需25元就可以买到这份便当。同时,美团还要补贴商家,扶持商家商户,以此来提升平台上的活跃度。

事实上,由于巨头的优惠确实吸引了大量用户成为美团外卖的会员,而用户带来的高流量也吸引来了更多商家,就这样像“滚雪球”一样,美团的市场份额也越来越大。但在不断补贴的过程中,美团的亏损也在不断增加。而当美团外卖成为行业的寡头之后,就开始变本加厉开始掠夺市场资源来填补之前的补贴亏空。

与此同时,美团还要面对竞争对手的威胁,所以为了进一步打击竞争对手,让其彻底没有反抗能力,美团在此之前也暗地里搞过“二选一”的策略,即是让商家从美团与饿了么平台选择其中之一入驻。这样一来,商家为了拓展线上业务,就不得不向美团屈服。因为如果商户坚持不妥协,那么美团会通过降低搜索排名等手段限制“不听话”商家的推荐量。

不过,前些时候已经有相关部门开始展开对美团“二选一”的调查,对于这次反垄断调查,甚至有媒体爆料罚款最高可达120亿。对于美团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根据这一段时间的观察来看,截止至5与10日,美团股价已经遭遇了“九连跌”,股价相比今年最高点已经下滑了44%,市值蒸发1万亿元。

写在最后

可以说,这次反垄断调查对美团的打击是相当沉重的,尤其在我们看来,外卖业务是美团的核心业务,如果说主营业务遇到挫折,势必会对营收以及利润造成一定影响。这样一来,美团就有可能会陷入到更大的危机当中。毕竟从目前来看,美团在新业务上还处于持续“烧钱”的阶段,如果外卖业务撑不住,那么今年的亏损肯定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就是不知道投资人们对美团的耐心还剩下多少了?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