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了哪一步?短短20年,美国从强盛跨到衰落,又加速走下坡路

前几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媒体面前,再度指责中国想要成为“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国家”,还攻击中国在国际上“咄咄逼人”,这种言论已经不是美国政客第一次说了,“狼来了”的话喊多了就没人信了,美国这种蓄意强化“中国威胁”的次数多了,外界也就见怪不怪了。

此前的美国抬起下巴看人,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向所有可以威胁到它的对手挥舞制裁大棒。现在的美国喜欢把“中国威胁”挂在嘴边,动不动就说中国“咄咄逼人”、要中国“守规矩”,但不知美国政客是否听过这么一句俗语:会咬人的狗不叫?

判断一国是否衰落可以用经济、军事、科技、政治等等指标,而更简单一点可以看两点特征:其一是守成国是否会因为对崛起国的恐惧而出现战略错误;其二是守成国是否会越来越难以维持霸权成本。

美国对中国的战略错误最近越发明显,中国是全球最大贸易国,面对中国的巨大市场,美国不仅拒绝合作,还想要拉着自己的盟友一起拒绝,但对于美国盟友来说,中国是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美国的拉拢注定要失败。

并且在如今世界的发展局势下,多元化、全球化正在成为大多数国家的目标,而美国反其道而行之,依旧抱着自己的霸权思想不肯撒手,只会让那些被美国强权政治伤害到的国家越发坚定团结一致推翻美国霸权的心。

美国是什么时候开始衰败的呢?

或许是911事件产生的时候,在美国霸权主义达到顶峰的时候,随之而来的也是反美主义的顶峰,这些反美主义者成为了极端恐怖主义者,将他们对美国的怒火化作撞向世贸双子塔多架客机,这对于美国来说虽然是一次巨大危机,但同样让美国民众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也或许是2008年贪婪的资本家造成美国次贷危机的那次,那场危机虽然展现出美国经济极强的自我调节能力,但还有不少学者认为美国经济的危机一直存在,只要美国社会总需求、总供给和分配之间的缺口问题无法解决,美国的经济危机就无法消失,现在来看这些学者的想法得到了时间的检验。

美国如今涌现出的巨大危机,不管是疫情、社会分裂还是党派对立,可以说绝大部分与经济的衰落分不开,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美国经济的强盛和衰弱都是从同一个法案的出台而开始的。这个法案就是克林顿在任时出台的《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当时克林顿将这个法案称作是“金融机构业务的历史性变革”。

确实如此,在这之后美国金融分业的历史结束,各类金融寡头和华尔街的金融大佬们开始进入投行、房贷等等市场,还衍生出了许多金融产品,这让美国经济形成了像是巨大泡沫一般的繁荣假象,让之后上任的小布什对美国内部的安定深信不疑,并随即发动了对外战争,而这也成为了当时压垮美国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随后奥巴马上任,开始降低利率、疯狂印发货币,美国的金融市场变得非常活跃,但这些钱从穷人手里转了一圈之后又跑到了金融巨鳄的腰包里,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社会越发撕裂。

《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让美国从分业经营转为混业经营的时候,也让美国彻底陷入了金权政治,华尔街的巨头和总统候选人们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美国借着华尔街这头巨龙更上一层台阶,却也因为这头难以控制的巨龙坠入深渊。

而特朗普的上台,则是关闭了美国虚假繁荣的滤镜,让一切都原形毕露,也让美国变得更加分裂。

特朗普的上台,实际上就是美国底层民众对传统精英政治的厌恶,看起来和传统精英政治毫无关系,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特朗普,让这些美国底层的白人感觉获得了某种意义上的救赎。

而特朗普的那些政策,虽然不断损耗美国的国际形象,背离市场经济法则,但确实让这些美国民众享受到了一些经济的提升,如果不是疫情的到来。这场疫情直接将美国的所有问题都集中爆发了出来,贫富分化、社会分裂、政党对立,原本就败絮其内的经济更是岌岌可危。

如果说美国的衰落是快速发展带来的血液病,那么加速美国衰落的就是美国的“大脑”应对危机的处理方式一次比一次差,让本就苟延残喘的美国在堕落的泥沼中越陷越深。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