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重创华尔街 金融巨头遭遇“后台崩溃”

美国纽约华尔街,全球顶级金融中心,其以东大约8300英里,印度南部城市班加罗尔的外环路上,坐落着曾经的全球金融行业后台中心。

在新冠大流行之前,高盛集团和瑞银集团的数千名员工在这片玻璃和钢铁组成的大楼里工作,他们在风险管理、客户服务和合规等各个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高盛位于印度班加罗尔的后端办公室,是该集团在纽约之外最大的办公室,主要用于开发复杂软件程序以及为公司提供后台办公支持。图据《金融时报》

但现在这些建筑空得可怕。据彭博社报道,随着班加罗尔以及印度大部分地区新冠病例数量的激增,华尔街金融公司后台运营维持了数月的在家办公安排正面临巨大压力。越来越多的员工要么感染新冠病毒,要么忙于为生病亲友寻找关键的医疗用品,比如氧气等。

印度疫情引发全球外包危机

渣打银行集团(Standard Chartered PLC)上周表示,在其印度20000名员工中,约有800人被感染。瑞银集团(UBS Group AG)的一位匿名高管说,该公司某些团队中有多达25%的员工缺席。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驻印度班加罗尔和海得拉巴办事处的一位高管说,他们的联名信用卡、信用卡余额结转和积分返点工作进度已经落后于计划。

▲渣打银行在印度的相关公司员工。图据Glassdoor

迄今为止,虽然这些银行通过将业务转移到其他离岸中心避免了重大中断,但印度的第二波新冠危机暴露出了一个很少被讨论问题。对于那些数十年来一直将业务外包给印度的公司来说,尽管接种疫苗推动了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复苏,但印度的疫情仍在加剧。华尔街公司很少有这么忙的时候,这加剧了人们对后台业务出现瓶颈的担忧。

研究机构Gartner Inc.高级总监米什拉(D.D. Mishra)说,这不是单纯的印度本土问题,而是一场全球外包危机。米什拉和他的同事上周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当前的外包危机将会更严重,在印度有员工的公司将需要采取行动来计划和缓解危机。

据报道,印度外包业规模高达1940亿美元,拥有近500万名外包员工。米什拉和Gartner的其他分析师表示,他们每天都接到大量来自全球客户的电话,他们焦虑地咨询印度当前情况。

▲印度班加罗尔一家为外国企业服务的呼叫中心。图据彭博社

印度累计新冠确诊病例数已经超过2100万,其中约700万是自4月中旬以来第二波疫情期间新增的。

金融巨头的三个主要外包业务基地——班加罗尔、德里和孟买——感染率已经达到了令人担忧的水平,以至于地方政府下令对人员流动进行严格限制。

金融公司纷纷转移外包业务

尽管疫情已经给印度带来了2.9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但第二波疫情明显影响了更多20多岁的人群,这部分人在外包公司中占主导地位,很难被取代。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讲英语的技术熟练工人。

目前,这些金融公司后台部门正在安排兼职员工或要求其他员工分担工作任务,并重新分配员工以弥补被感染员工的缺勤。

▲印度班加罗尔一金融顾问公司招聘宣传图。图据Just Dial

富国银行的一名员工表示,他们的一些在印度的外包工作被转移到了菲律宾,那里的员工正在加班加点来弥补空缺。这家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的银行在印度雇佣了约3.5万名员工,帮助处理汽车、家庭和个人贷款,并为需要开设、更新或关闭银行账户的客户提供帮助。该公司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瑞银的一名员工说,由于该银行在孟买、浦那和海得拉巴的8000名员工中有许多人因新冠缺席,他们的工作正被转移到波兰等外包中心。这家瑞士银行在印度的员工负责贸易结算、交易报告、投资银行支持和财富管理。许多任务需要当天或第二天的周转。

由于印度政府控制住疫情的时间具有不确定性,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银行高管将这种情况比作盲目行动,不知道每周会有多少员工受到影响。

▲印度班加罗尔火车站外,身穿防护服的卫生工作者在为旅客采集新冠咽拭子。图据美联社

渣打银行首席执行官比尔·温特斯(Bill Winters)上周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正在仔细研究如何重新平衡当前危机,并指出一些工作已经转至吉隆坡、天津和华沙。“无论如何,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巴克莱银行(Barclays PLC)首席执行官杰斯·斯特利(Jes Staley)说,他们的一些外包职能已经从印度转移到了英国。他说,员工少了,工作量增加了,在职的员工感到痛苦。这种压力的迹象值得关注。据悉,该银行在印度有2万名外包员工。

红星新闻记者 蒋伊晋

编辑 李彬彬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