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的最根本“乱源”到底是什么?这一问题至今都没有得到解决

根据外国媒体的报道,1916年五月,马克赛克斯与弗朗西斯乔治皮克分别代表英国与法国签署了一份协定: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乃至奥斯曼帝国覆灭后,中东归属于英法两国所有。

《赛克斯—皮克协议》的签署,距今已有百年时光。自这份协议落地之后,其内容就饱受争议和谴责。当下有许多国家发出倡议,将《赛克斯—皮克协议》废除,必能有效解决中东地区的种种问题。

根据《国家利益》杂志报道,外交学会的史蒂芬库克与阿姆鲁雷赫塔表示,这种说法是不必要的,因为《赛克斯—皮克协议》自诞生以来就从未被实行过。英国方面从来没有根据协议的内容执行,时至今日,中东地区的边界划定,是通过1920年各国在外交会议达成的草案确定的。1920年的外交会议直接确定了现代中东地区的边界,以色列、叙利亚、约旦、黎巴嫩、伊拉克、沙特阿拉伯和其他中东国家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

那么,现今人们所看到的中东国家边界划分,是受到人为影响而产生的吗?

答案是模棱两可的。

中东国家边界的划定,其形式是各不相同的。打个比方来说,奥斯曼帝国的巴格达、巴士拉、摩苏尔这三个省份经过整合之后,形成了现如今的伊拉克,这种“特例”在中东各国间并非绝无仅有。

在面对伊拉克之外的其他国家,当时的各国首脑都没有使用任意的方式来确立其边界。以欧洲为例,德国与波兰的国境线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经历了巨大的改变。这种情况就像是伊拉克的边界一样,当时德国的边界也是经各国协商确定的,只不过从时间上来看,1871年德国就已经确定了与波兰共和国之间的边界,比伊拉克早许多年。

事实上,近代以来,相继有许多新国家形成,也有许多国家发生解体。例如,1991年属于苏联阵营的各国宣布独立,或是南斯拉夫的解体。通过这些现象,我们再来剖析中东的边界问题,答案便会拨云见日。不论记录在《赛克斯—皮克协议》里的这份中东现代地图是在什么情况下确立的,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中东的人民已经在这片土地上世居了很多年,中东人民与土地之间的情愫,足以产生一种让人民与国家紧密相连的向心力。

时至今日,除了库尔德人之外的伊拉克人,其中,有绝大多数都是伊拉克民族主义者。类似的情况,在叙利亚地区我们也能见到。类似的国家,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动乱,其政体几乎濒临崩溃。但这些事实并不足以证明将这些国家分裂就能解决问题。显而易见的是,倘若重新划定这些国家的边境线,问题并不会随之减少,反而会引发更多的冲突。面对伊拉克问题,逊尼派的态度是相当坚定的,他们不可能放弃世居的巴格达。

那么,在这种前提下,阿拉伯人与库尔德人参半的摩苏尔地区又该归谁来领导呢?

从客观的角度来看,美国当局虽然没有必要承诺维持当前的中东国家边界,但也完全没有必要重新“规划”一份崭新的中东地图。对于日益严峻的中东问题来说,关键不在于国家的大小,也不在于边境如何划定,而是在于领导人亦或是统治者的身份。

可以说,不论怎么来划定“伊斯兰国家”的边界,尝试用这种方式来牟利的组织都是违背公理的。所以,当前国际应该将侧重点放在如何停止中东内战、降低恐怖威胁,然后,再由叙利亚、伊拉克等中东国家的人民和平地决定未来。

其实,在此之前捷克斯洛伐克已经通过这种方式解决了问题,这些历史都足以为当局提供指导。

其实,明眼人一看便知,最根本的乱源在于两个字,利益。历史上,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祖先的王位之争、罗马人驱逐犹太人、阿拉伯人驱逐罗马人,无休止的争端早已爆发。随着近代地球资源枯竭论被反复提及,加上西方霸权主义强盗逻辑的影响,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成为西方国家摄取利益的牺牲品。

所以,是否重新绘制中东诸国的边界,与能否解决中东问题关系不大。若是无法通过历史来看到中东动荡的原因所在,这些问题是永远都不会得到解决的。

参考资料:

【《赛克斯—皮克协议》、《中东乱局的根源》】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