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特朗普在互联网“闭嘴”,美欧态度为何截然不同?

文/罗布

包括推特和脸书在内的至少14家美国科技公司封杀特朗普,引发西方社会的大讨论。但笔者发现,即使在西方阵营内部,美国和欧洲的态度截然不同。美国主流舆论赞同封杀特朗普,但欧洲一些国家却表示反对。

背后的原因,恐怕是欧洲没有自己的大型互联网企业,向推特和脸书施压实际上就是捍卫欧洲的“数字主权”。而美国和欧洲社会几乎忘了,去年特朗普封杀微信的国际版WeChat的时候,西方舆论都一边倒地幸灾乐祸。现在换成了西方企业,他们的态度也变得貌似公正起来。

特朗普被多家互联网巨头封杀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暴动发生之后,推特公司率先“永久封杀”特朗普账户,脸书随后跟进,亚马逊也停止为被称为美国“右翼推特”的Parler提供云存储服务,该软件已经无法使用。周三,谷歌旗下的优兔(YouTube)宣布删除特朗普频道的新增内容,原因仍然是“违反平台禁止煽动暴力的政策”,封杀的时间为“至少七天”,很可能会延长。此前,有组织发起了抵制优兔广告的行动,表示“特朗普与广告只能二选一”。

特朗普长期利用互联网社交平台发表煽动性的观点,也一直要求拥有这些平台的公司按照他的心思对不利于自己的观点进行审查。仅仅在一个月前,特朗普还以推特等社交媒体公司没有按照他的心意审查反对意见,而故意拖延签署价值7400亿美元的国防授权法案,但现在,特朗普已经被几乎所有的互联网社交巨头封杀。这引发一些美国富豪“爱屋及乌”的担忧。

特斯拉CEO、刚刚跻身世界首富的埃隆·马斯克发推抗议推特封杀特朗普,称“美国西海岸的科技公司们已经成为言论自由事实上的裁决者”。马斯克去年6月还抗议亚马逊下架一本鼓吹“新冠疫情大流行是谎言”的书,指责这是“垄断”,应该“拆分亚马逊”。但有观察指出,这只是超级富豪之间的口水仗,很显然马斯克的观点并不符合美国公众的利益,超级富豪们显然关注的都是自身利益。

Telegram冒了出来

另一方面,在被主流社交媒体封杀之后,特朗普及其拥趸正在转战其它平台。加密通讯程序Telegram的下载量在华盛顿暴乱后的5天内达到约55万次,暴涨3倍,蹿上了美国第二的位置。

特朗普的支持者呼吁转战Telegram是因为这是一款俄罗斯人开发的软件,因此不太可能受到美国监管。事实上,Telegram以其高度保密的性能成为全球多地暴乱者的串联软件。目前,特朗普的“脑残粉”在Telegram上串联,煽动在1月20日拜登就职典礼当天在华盛顿“搞场大的”。

FBI的一份文件指出,在Telegram群组里发现了诸如“美国陆军爆炸物及拆除手册”、“美国陆军工程师课程”等内容,还有“枪杀政客”、“鼓励武装斗争”的文宣物品,甚至还有如何洗脑让特朗普的支持者变得更加激进的帖子。FBI警告,在拜登就职典礼前后,美国的所有50个州都有爆发“武装抗议”的危险。

宪法第一修正案是关键

推特封杀特朗普的行为,引发了美国媒体关于此举是否违法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讨论。这是一条保障言论自由的法律。笔者梳理美国主流舆论发现,美国主流社会支持推特等科技公司行使封杀特朗普的权力。《纽约时报》的报道具有代表性。在采访了美国宪法学者后,该报认为,封杀特朗普可能遭到一些人的诟病,但绝对符合美国宪法。曾任首席大法官小约翰·G·罗伯茨(John G. Roberts
Jr.)助理的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法学教授罗纳尔·安德森·琼斯(RonNell Andersen
Jones)指出,基本的法律问题是极为简单的,因为第一修正案禁止政府审查,但不适用于私营企业所做的决定,企业有权决定不与哪些言论发生联系,推特这样的私人企业没有承担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义务。琼斯还指出,美国社会现在出现了把所有关乎言论自由与否的问题都归结于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简单粗暴”趋势,但任何擅自扩大第一修正案的适用范围的做法都有违立法初衷。

但也有法律学者持不同意见,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法学教授格雷戈里·P·马加里安(Gregory P. Magarian)认为,推特这样的科技企业对公共话语权的影响力,远非1791年订立宪法第一修正案时处于工业革命初期的美国社会所能够预见。但马加里安同时认为,对于总统这样掌握了大量资源的人,是最不需要去担心他们的话语权“遭到剥夺”的人。

这次并非特朗普的推特账户卷入宪法第一修正案。不得不提2019年美国纽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合议庭的一项判决。当时7名法律教授起诉特朗普,认为他拉黑在他的推特批判他的人属于违反第一修正案。

三名法官一致裁定,特朗普基于总统身份的属性使用推特账户,因此他的账户具有官方性质,而不是一个私人账户,因此特朗普无权根据人民的政治观点而将他们拉黑。哥伦比亚大学奈特第一修正案研究所(Knight First Amendment Institute at Columbia University)所长贾米尔·贾弗(Jameel
Jaffer)强调,推特有权封杀任何它想封杀的人,但特朗普不能拉黑他的人民,这就是第一修正案的立法本意。

欧洲人在替谁说话?

但欧洲主流舆论似乎并不理会美国宪法学者认为推特等科技公司封杀特朗普并不违宪的结论,一边倒地谴责推特等科技公司侵犯“言论自由”。英国广播公司、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德国之声都引述特朗普儿子小唐纳德的话认为,言论自由在美国已不复存在,认为推特等公司封杀特朗普就是“钳制思想”。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推特封杀特朗普的做法“有问题”。

她强调社交媒体平台运营方负有重大责任,不应该仅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审查,而是必须确保政治传播不受仇恨、谎言和美化暴力的毒化。分析指出,默克尔的讲话为德国自身的互联网审查留有余地。

德国议会的一份报告曾指出,推特上违反德国青少年保护法律的内容仅有1%被及时删除。实际上,德国2018年就订立了《网络执行法》,在网上散播煽动暴力的言论最高可罚款5000万欧元,并在2019年对脸书公司开出过200万欧元的罚单。而法国早在2015年就出台了授权政府在紧急状态下关闭所有互联网服务的法律。

观察还指出,欧洲一边倒地谴责推特等科技公司是因为欧洲甚至没有一家排得上号的互联网社交平台。2019年,英国170亿美元的互联网广告市场中,有约80%被美国的谷歌和脸书所赚取,但这两家企业几乎不在英国纳税。这种情况在欧洲各国十分普遍。因此,将欧洲国家谴责推特等科技公司封杀特朗普这一事件放在近年来欧洲与美国之间“数字税”之争的大背景下,事情就更加清晰。欧洲的互联网限制法律是全球最为严苛的,欧盟强调“更开放、更公平”的互联网环境,换句话来说就是对美国科技企业的垄断无可奈何,并意在从美国科技公司的巨额利润中分一杯羹。仅2017到2019三年间,欧洲向谷歌的罚款总额就高达近百亿欧元。

实际上,推特也不是第一家封杀特朗普的美国科技巨头。去年6月,特朗普就白人警察“扼杀”黑人青年弗洛伊德发表不当言论后,SNAP就率先封杀特朗普在该公司旗下所有APP的账户,并停止推送与特朗普有关的内容。SNAP的CEO埃文·斯皮格尔当时指出,该公司会选择呈现对美国社会有益的内容,而不是那些煽动仇恨的言论,这也是社交媒体公司的“良心”的体现。

“言论自由”的背后是赤裸的双标

笔者也注意到,美国舆论这次聚焦于特朗普被美国的科技公司封杀,但对特朗普此前对非美国的科技公司大开杀戒却予以“默许”。去年9月特朗普以一道行政令封杀了微信的国际版WeChat,令人震惊的是当时美国主流舆论对此事却几乎默不作声。当时一群美国的WeChat用户发起了挑战特朗普行政令的诉讼,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裁定特朗普封杀WeChat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审理该案的法官比勒(Laurel
Beeler)认为,特朗普以美国的国安安全为由封杀WeChat站不住脚,因为这种行为滥用了国家安全概念,如果有必要,特朗普政府有权禁止在政府设备上使用WeChat,但不能侵害WeChat在美国的2000万用户的合法权益。

还有观察指出,推特等科技公司按照美国法律封杀特朗普的煽动性言论无可厚非,但这些公司对于在它们平台上发起的针对其它国家政权的政治煽动言论却以所谓“言论自由”加以维护,体现了赤裸裸的双重标准。一方面,这些科技企业长期推销所谓的“互联网无国界”观念,实际上是利用垄断地位侵犯它国的互联网主权。在攫取了利润丰厚的市场之后,这些美国的科技公司又高度膨胀,滥用审核权干预它国内政。在各种“颜色革命”中,这些美国科技企业成为美国情报系统的帮凶的新闻屡见不鲜。因此,正视各国的互联网主权,遏制科技巨头滥用事实上的垄断地位,是全球互联网秩序治理的重要目标。

值得指出的是,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提出了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的“四项原则”和“五点主张”,强调尊重网络主权和促进公平正义,为全球互联网治理提出“中国方案”。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