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脱贫攻坚先进个人|母鹏:扶贫路上,“理工男”变“牛专家”

封面新闻记者 谢杰

2018年,来自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母鹏,被四川省卫健委派遣到阿坝州壤塘县尤日村任第一书记。扶贫路上,他学藏语、学养牦牛、学挖虫草……3年时间,从“白面理工男”变为“牛专家”,和尤日村的乡亲们相处成一家人。

4月29日上午,母鹏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谈到这几年的驻村扶贫:“能将青春奋斗在脱贫攻坚这场伟大的战役里,我倍感荣幸。”

“白面书生”书生进村:要让大家相信我带着诚意而来

在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见到母鹏。黑框眼镜、白净面庞,文质彬彬,丝毫看不出此前三年,他在高原上艰苦工作。

谈及尤日村,母鹏有说不完的故事。2018年1月,母鹏来到壤塘县尤日村任第一书记。这是他第一次上高原,刚到壤塘就出现高反,鼻子里全是血块,白净的皮肤被高原风霜吹裂出一个个小口子。母鹏一遍遍告诉自己:“选择吃苦也就选择了收获,选择奉献也就选择了成长。”

尤日村,位于阿坝州壤塘县蒲西乡,海拔3400米,是一个美丽的藏族村落。全村共103户513人,精准识别建档立卡贫困户27户118人。

“刚到村里的时候,就感觉扶贫工作需要融入,让村民信任才能把工作开展好。”刚到村里是,大家都以为母鹏是“白面书生”,对他客气有加信任不足。“有事情习惯找村里老书记,不找我,这让我憋着一口气,一定要尽快融入村里,让大家相信我带着诚意而来。”

母鹏调整好状态,克服身体不适,坚持每天走村入户,和村民拉家常、同劳动。一个月时间就充分掌握了27户贫困户、80户非贫困户的所有情况。

寻找产业发展集体经济: “理工男”成了“牛专家”

到尤日村,母鹏就发现村里没有支柱产业,扶贫没有“造血”功能,是痛点。

他走访了解到尤日村最大的资源就是丰茂草场,但村民受“不杀生”观念影响,饲养的牦牛大大低于正常价格售出,效益很低。。2015年数据统计,全村可利用草场17万亩,牦牛存栏却不足3000头,出栏率不足5%。

他和驻村工作队一商量,立即将养牦牛,提上产业发展的作战图。不断给养殖户做思想工作,发展大家加入联户牧场。驻村农技员来自省农业厅,经常找来专家做技术指导和养殖管护指点。

同时,利用帮扶单位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市场支持,以“集体经济+联户牧场”为突破口,开展“以购代捐”活动,售卖牦牛肉,减少经销商环节,让村民的劳动成果价值最大化。

驻村工作队的扎西姐来自壤塘县扶贫开发局,家里也是牦牛养殖大户,母鹏就经常和扎西取经,再和村里的老人、养牛户沟通,和农技员学习。这个过程中,母鹏这个一直在医院工作的“理工男”成了卖牛人、“牛专家”,还学会了藏语。

牦牛要怎么养?牦牛生病怎么办?牦牛肉营养价值在哪?怎么加工、怎么运输?现在,说起牦牛的一切,母鹏都能娓娓道来。

经过5年发展,如今,尤日村集体经济每年为贫困户分红3500多元,非贫困户400多元,村集体分红4万多元,全村牦牛存栏量5000余头。2019年全村靠畜牧业增收近300万元,让全村村民经济增收有了持续保障。

送医送药暖人心:“外乡人”变“贴心人”

41岁的巴尔让放牧时被滚石砸伤,右小腿开放性粉碎性骨折,数年的求医问药让家里负债累累。但因一直没得到系统正规治疗,伤情不断恶化,面临截肢。

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了解情况后,很快就派出骨科、麻醉科专家组成的6人精准救助队,专程赴壤塘县为巴尔让进行截肢手术。不仅手术没花钱,还送来1万元的营养费。手术后,巴尔让戴上假肢,将拖拉机改装成“手操式”,在村里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跑起运输。

2018年6月,母鹏多番忙碌下,巴尔让又在家门口建起洗车场。这个名叫“圆梦”的洗车场,不仅承载着巴尔让一家脱贫希望,也宣示着母鹏带领尤日村整村脱贫的决心和信心。2019年10月,巴尔让被评为“2019年四川省脱贫攻坚奖先进个人”。

挨家挨户为群众量身制定脱贫措施,建立集体经济之外,母鹏还协调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专家教授到村上巡诊、义诊,送医、送药。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解群众之所困,让自己从“外乡人”变成了村里的“贴心人”。

尤日村成为母鹏的“第二家乡”,也让母鹏在高原上收获了亲人般的感情。2020年5月,母鹏突发阑尾炎,手术后回到村里,每户村民都给他打电话关心,不少村民当即就跑来看他,就连平时不爱出门的大叔,也端着酥油茶上门陪他聊天。

“驻村工作就是这样,我牵挂他们,他们也挂记我。”母鹏笑着说,哪怕今年春节后已经有2个月没有回村,乡亲们还是时不时发微信、打电话找他,“有时是问事情,有时就是问一句最近好不好。”这种时刻,就是母鹏最开心的时候。“我的付出,他们懂。”

驻村扶贫3年,母鹏笑称高原褪去了他的书生气,让他的青春更加精彩。“能将青春奋斗在脱贫攻坚这场伟大的战役上,倍感荣幸。”

四川省脱贫攻坚先进个人|母鹏:扶贫路上,“理工男”变“牛专家”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