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节丨他/她们在凌水河畔角落的岁月

五一劳动节,是属于全世界劳动人民的节日。大工的劳动者们,或穿梭于座位间打扫卫生,或兢兢业业准备一日三餐,或三十年如一日为师生修鞋,或和蔼可亲打造温馨宿舍楼。他/她们都在凌水河畔的某处角落,努力付出、默默奉献,书写一个个平凡而又动人的故事。

01

负责第一教学馆保洁的赵阿姨已年过五十,两年前从山东农村来到大工工作。“我这个年龄,又没有一技之长,但干这个还比较合适。”赵阿姨说。她称赞道:学校每次发工资都很及时,从没有拖欠,即使工作累点,也让她感到“付出就有回报”,特别踏实和安心。

图为第一教学馆

在白天,赵阿姨负责清扫第一教学馆的四楼。往往天刚破晓,她便穿上蓝色工装打卡上班了。在早上六点半到上午十点半这段时间里,赵阿姨需要多次清扫卫生间,倒空垃圾桶,擦地和抹窗台。卫生间这一人流量极大的公共场所,需要赵阿姨花费更多心力去维护。洗手池、蹲坑甚至镜子都是赵阿姨工作的重点。

“那镜子天天都要擦,”赵阿姨说,“学生们洗完手无意的一甩,可能就把镜子搞花了,不擦都照不出人来。”垃圾桶的倾倒标准则为“垃圾是否堆积到一半以上”,超过一半就要及时倒掉。“这是学校规定的。”赵阿姨说。十点半完成上午的任务,赵阿姨可以歇下来喝口水,等到下午一点,又开始新一轮的清扫。除了把上午的任务再完成一遍,赵阿姨还要在下午四点半下班前特别关照一下卫生间。“有的时候会碰上同学闹肚子,这就需要及时清理。”

晚上7点,赵阿姨开始最后一轮打扫,需要进入教室扫地和收拾垃圾。“我进去的时候都是悄悄的,声音尽量压低,怕影响到孩子们学习。”赵阿姨说。有时她也会捡到东西,如果是文具,就会直接放到桌子上;如果是玉兰卡这些比较贵重的物品,就会送到保卫处。

图为赵阿姨和王师傅的合影

晚上的清洁人员除了负责清理教室的赵阿姨,还有负责擦黑板的在物业做维修的王师傅。赵阿姨连连夸赞这位王师傅工作有“妙招”。相比她上学期擦黑板工作的疲累,王师傅做得又便捷又质量好。

王师傅很乐意向我们分享他的保洁经验。学校一般用来擦黑板的工具是海绵长筒,长筒表面有很多凸起的大颗粒,导致黑板很难擦干净。王师傅在发现这一问题后就自己钻研,最后利用垃圾桶里被丢弃的带绒衣服解决难题。

图为王师傅自制保洁“小发明”之一

“我把这层绒剪下来,套在长筒外面,接触面就均匀了,”王师傅介绍说,“这样擦黑板又快又好!”除了这个小创造,王师傅在闲暇时还喜欢鼓捣一些“小玩意儿”。他用一双巧手,把废弃的桌板、椅子的支撑结构和小轮子,都变废为宝,做成一架小推车。“这推车装什么都行,还没有太大噪音,不会影响学生们学习。”

或许我们从未留心教学楼的保洁人员,但赵阿姨、王师傅这般的劳动者,始终默默关照着每一位在教室学习的师生。

02

中心食堂的一楼,有一位阿姨,她在食堂工作已经两年有余。每天凌晨4:30起床,5点到岗,准备小笼包、粥、鸡蛋等各种早餐,一整天都会守在这个窗口,直到晚上10点钟下班。

“6点钟就有同学就会来食堂买早餐了,所以我们得提前把早餐做好。特别是军训的时候,好多同学同一时间段来买早餐,那可真是忙都忙不过来的!”阿姨细细回忆着当时的场景。

图为中心食堂的早餐准备

学校的早餐高峰期一般有两个,一个是七点多,主要是早八上课的同学来购买;另一个是上午九点多,十点上课的同学们会睡个懒觉再来买早餐。阿姨会为赶时间的同学们提供便捷的早餐,让他们可以直接打包带走,节省时间。而阿姨的早饭时间,则是两个早餐高峰期的间隙。

“别看简简单单的工作,忙的时候需要四个人轮班呢,”阿姨眨眨眼,认真地说,“看着同学们能吃上早餐,我是非常开心的。感觉自己的早起非常值!”阿姨觉得,现在很多学生都来不及到食堂吃早餐,容易影响上午的学习状态,所以最好还是能养成吃早饭的好习惯。

图为中心食堂内同学们正在就餐

周一到周五早上六点半起床,晚上十点下班。周末七点半起床,每天晚上八点下班,十点多睡觉,只休息五个小时左右,这是另一个窗口的煎饼小哥的日常作息。“习惯了就好啦,趁着年轻,多学一门手艺嘛。”即使在这样的工作强度下,煎饼小哥还是会从生活中寻找到简单的快乐:“每天清早,窗口里的几个人为了防止打瞌睡,会在一起说话聊天,其实这就很开心了!没人的时候,我们会自己做煎饼、烤冷面,一边聊天一边吃。”劳动的同时,煎饼小哥也享受着快乐。

03

民勇与凌水河之间,修鞋阿姨的摊位在水果店的对面。住在北山的居民小区,五点起床、八点摆摊、六点收摊……在很多人眼中,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是单调无味的,何况是如此“重复劳动”了近30年。但阿姨笑着说:“大工的学生们都挺讲道理的,我从九五年(1995年)就在学校里工作,没觉得怎么不好。”

图为摆摊的修鞋阿姨

阿姨的日常工作主要是修鞋、修拉链,但也可以帮着修衣服和自行车链。阿姨这样评价自己的工作:“不能说是很难的技术活,但是绝对能修补得很好。毕竟啊,这修理的活也是干了几十年。”然而,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学生们在物品损坏后更倾向于直接换新,阿姨的生意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疫情的影响更是让修鞋生意无人问津。

——似乎有些坚持不下去了,这个一直坚守的工作。阿姨叹了口气,低头注视着面前的修鞋器具,说:“现在的年轻人还是不太会过日子啊……缺乏一些劳动的经历,造成了很多资源的浪费。”阿姨对勤工俭学的同学印象比较深刻。她说,经常能看到很多学生一下课就来理货、洗盘子,他们很努力、很辛苦,通过自己的力量赚取生活费。“学生们应该多想想自己的父母,他们通过辛苦的工作才能供你们上学。”

去年下半年,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部的林震曾在阿姨这修过鞋。回忆起开会途中发现鞋底脱胶时的窘迫,他经同学的推荐后,便立即找到阿姨修理鞋子。缝缝补补,再在脱胶处涂上胶水,很快,鞋子便修补完成了。但考虑到鞋子本身已经穿了许多年,有些氧化,即使修好了也难免再次脱胶、造成更多的麻烦,因而林震便把鞋子放置在一边,不再穿了。

图为修鞋阿姨的工作摊位

阿姨却觉得,鞋修一修,还能穿;毕竟没有一针一线是白来的。两代人观念的分歧,扭成一股绳,又化成一声叹息,消散在凌水河畔的风里。而阿姨只顾,坐在水果店的对面,等候下一位需要修补鞋子的老师或者学生,为他/她提供方便且高质量的服务,以一个普通劳动者最赤诚的服务态度。

04

孙大爷是十六舍的夜班传达员——宿舍里的后勤劳动者。每天的下午四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包括他关门以后的休息,都属于他的工作时间。

图为16舍夜班传达员孙大爷

除开锁寝室大门、按时巡楼、随时处理临时事情外,孙大爷还经常热心地为同学们捡衣服。大连风大,经常有同学晾晒出来的衣服被吹到地上,孙大爷就会很认真地把它们一件件捡起来。有些被过久遗弃的衣服,孙大爷就干脆带着它走遍寝室楼,帮它找到自己的主人。碰上大概率降水的日子,孙大爷就会一大早守在寝室大楼门口,提醒同学们收衣服。

为了更好地服务大家,孙大爷主动建了个“16舍交流群”。“建群一直是我的一个想法。别的大一楼有群,我们当然不能落下,就建议楼长和我们一同办理这个事情。”这个群涵盖了外卖提醒、失物招领、维修报备、资源共享等多项“寝室专属业务”,也有孙大爷的每日鼓励。有时他兴致来了,还会押个韵排个版,甚至给同学们读上一段。“我希望在这个群里,我们大家可以互相交流、互相帮助、互相理解、互相包容。群是大家的,楼也是大家的。它们都需要我们共同来维护。”

图为孙大爷在16舍交流群内的发言

孙大爷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他同时用真心关爱着宿舍楼的同学们,给16舍的同学们带来了很多温暖和快乐。当同学们进宿舍门时遇见他,他会给予热情的问候;当我们有生活上的困惑,他会在群里分享自己的“小妙招”。除此之外,他还有一手维修物品的好技巧。

本学期初,16舍305宿舍的门锁坏了。得知此事后,大爷很快拎着一把锤子跑上了三楼。“他来的时候,没有直接开始修门,而是先让我们给他录视频。”她们回忆,大爷清清嗓子用响亮的声音对着镜头说:“同学们大家好!以后遇到这种情况,门锁不上了,就用锤子敲外面的门锁……嗯,就像这样!”然后,随着大爷“哐”一下子,门锁就修好了。而亲爱的大爷,立刻探头来看手机视频里的自己,全然不觉身边的同学们笑倒一片的场景。

谈到自己的工作,他笑着说:“我非常满意这一份工作岗位,我觉得,大学强则中国强,中国强,中国大学则更强。虽然听起来好像是口号,但是这是我的真实语言!这么光荣伟大的事业,我一个退休人员,能为他做出一点点工作是多么幸福感恩和充实,哪怕有时感到有点累,我也觉得那是小问题。”

大爷告诉我们,“劳动”是一个文雅的名词。在过去,这叫“干活”——干事情给了生活意义。“无论我们从事什么劳动,它都像是播种,得到生活来源,锻炼自身能力,获取幸福感。我们的学生,也不能只看眼前的收获,‘劳动’带给你们的,一定还有未来的果实。”

应受访者要求,林震为化名

内容来源:大工记者团微信公众号

文字:孙子茗 胡景璐 刘泽远 刘艳 陈稳 林雨芊

图片:孙子茗 余琴健 刘泽远 刘艳 陈稳

编辑:张杭晓

校对:白书彬

劳动节丨他/她们在凌水河畔角落的岁月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