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逝世后,浦安修晚年生活:不以彭总夫人自居、单身到老

浦安修这时正在昏暗的台灯下写着一本关于自己丈夫彭德怀的传记,这本书也成了她怀念彭德怀唯一的物件。因为此时的彭元帅早已与她阴阳两隔。

浦安修在这后半生都在不断的整理彭德怀生前的作品,她也将这份执着的工作进行到底,为的就是能够弥补这半生两人充满戏剧性的夫妻生活。

早在1959年,浦安修就不曾忘记这一段非常让自己后半生悔恨的一个决定,那就是同彭德怀离婚!因为当时的彭德怀庐山会议之后面临着党的审判,而全家搬出了中南海。在这之后彭总还给主席发送了一封长达八万字的言论,这一文书送达到这些手中时不仅没有证明自己的清白,反倒成为了彭总的“把柄”。作为彭总最为亲密的爱人,浦安修自然也就成为了当时工作单位里最“著名”的人物,人人见而怒之。

时间一久,浦安修也顾不得这么多,为了让俩人都能够在缝隙中喘口气,她选择了离婚这个方式来解决这一矛盾。当然,在当时这件事也非常的难办,甚至还惊动了邓小平,不过他们并没有插手其中。

两三年后彭总还是同意了这件事,这也让彭总非常的被动。两人虽然没有闹到法院,但也从此断绝了几十年的夫妻关系。

时间到了1978年,这时候在北京的浦安修见到了当时同自己一起步入婚姻的于诺木,经历了四十多年,两人再见也已是老人,于若木告诉浦安修,她的丈夫彭德怀不久之后会得到(浦安修)想看到的结果。这一消息让常年郁结的浦安修高兴不已。她很久都没有这么高兴了,这些年的岁月中,浦安修总是不能原谅自己当初的做法,她也一直都在弥补自己当年所犯下的错误。

这一次,浦安修偶尔也会在之后出现在亲朋好友的家中,看着他们幸福洋溢的笑脸很是感动,但一回到家中浦安修还是会感到落寞、孤独。因为在这些次的交谈中难免不会谈论到彭总,浦安修却不能避而不谈。这件事也是浦安修晚年的一块心结,自从与彭总离婚后就没有解开过。

浦安修见到这些人,难免不会被贴上标签,他们都无法理解自己当年的做法。实际上她也无法理解,因为听闻这份长达八万字的言论文字,找寻当年这件事的知情人之后。她知道无法为自己辩解任何事,丈夫在那样绝境中祈求温暖安慰,可这时候自己却给了他致命一击。没有人可以忍受,浦安修也明白此事是自己的错,她辜负了彭德怀的感情,最终两人遗憾收场。

晚年的生活,浦安修不在强求为自己的身份做出辩解,不要求恢复彭总夫人的身份,甚至也拒绝了组织对她的照护,一个人默默的守护着彭总生前的文稿过日子。这一坚持也就是半辈子。

为了这些珍贵的文稿,她不惜冒着失明的风险都坚持了下来。此后的日子里她带着这些被自己精心整理的文稿走遍了与之生活的中国大地。可惜的是早已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