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Read Time:54 Second

原標題:運營商業績開始V型反彈,但這些問題亟需破解!

工業和信息化部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1-7月份,電信業務收入累計完成8027億元,同比增長3.1%,增速較上半年回落0.1個百分點。相較於2019年同期0.2%的負增長,運營商的經營業績在經歷一年多的緩慢爬升之後,終於在今年成功實現V型反彈。

在5G風口真正到來之前,隨著流量單價的持續下調,運營商的業務收入增量已經主要靠固定業務拉動。在收入增長動能轉換的關鍵時期,雖然有5G和以5G為切入點的各種智慧應用預期,但是運營商仍然需要提前做好各種準備。

一、流量的利潤空間被不斷壓縮

根據工業和信息化部公佈的流量相關數據,我們經過計算推知,今年1-7月份,流量平均單價已經降至4.16元/GB,相較於去年同期下降瞭大約23%。這個降幅雖然小於上半年同比下降23.3%的數值,但是如此大幅的下滑速度繼續警惕。

除瞭流量單價超高速持續下滑之外,流量業務量的增長有限更值得關註。綜合工業和信息化部相關數據,我們推算得知,流量單價超過23%的同比降幅,換來的流量業務量卻僅有同比30%的增長。

如果進一步考慮到移動電話用戶以及手機上網用戶凈增的客觀情況,或者將用戶增長的影響剔除,那麼流量業務量的實際增速將會降低。如此一來,在流量單價大幅下調之後,流量業務量增速沒有出現同步的高速增長,收入增長也必然受限。

在流量經營問題上,三大運營商雖然總體上已經降低瞭赤膊競爭的烈度,但是部分省市單位依然沒能改變依靠低價爭搶市場的思維和運營慣性。2020年上半年流量單價已經同比下降瞭超過20%,如果降幅進一步擴大,這必將導致流量業務進入負利時代。如果真如此,將會造成非常嚴重的負面影響。

二、專業化經營亟需大的突破

不管有沒有互聯網思維,三大運營商在內容經營上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無論是視頻,還是支付,三大運營商都成立瞭自己的專業公司。雖然運營商的決心和努力都非常大,但是從統計機構的數據看,除瞭中國移動的咪咕有突破重圍的跡象外,三大運營商的其他專業公司,基本上都屬於默默無聞狀態。

從媒體報道的情況看,個別運營商正在加緊合並現有的專業公司。一方面將分散的力量進行重新整合,另外一方面也在降本節流。這其中不容忽視的問題是,專業公司大多除瞭燒錢,根本沒有盈利的希望。

除瞭燒錢的問題之外,運營商在設立專業公司的同時,無論是領導數量,還是員工規模,都進行瞭大規模擴張,這也導致瞭嚴重的問題,那就是攤薄瞭能為企業貢獻營收和利潤的員工薪酬。為瞭運營專業化公司,運營商花費瞭巨額人工成本,最終的效果如何,大傢可以有自己的判斷。

運營商應該重新審視行業的互聯網專業化經營思路。哪怕是三傢將同類型企業進行合並,也比單打獨鬥地與BATJ等互聯網大佬競爭更有優勢。當然,能夠實現這種操作必須有監管層出面解決,否則運營商自我實現的可能性極低。

三、有效緩解員工壓力刻不容緩

雖然運營商早已認識到全面考核的弊端,而且也為此進行瞭較大的調整,但是從實際情況看,集團層面的通報類指標也被少數單位定位成KPI考核指標,並美其名曰培育未來增長動能。

KPI考核的壓力有多大,這個問題運營商的員工最清楚,特別是有限公司或者地市級公司工作經歷的行業內人士。某些單位以各種競賽為噱頭,甚至將財務、黨群等後臺員工都納入競賽考核范圍,用於競賽的費用要麼是工會費,要麼直接是人工成本。這其中不乏用後臺人員薪酬補貼前臺的意思,甚至有逼迫員工花錢買指標的苗頭。

運營商的基層員工絕大多數深明大義,無論是節假日,還是下班後,主動加班的大有人在,更不用說那些被動加班的人。長期以來,大傢繃緊的神經不敢有任何放松。這其中的原因就是各種考核,各種通報,稍有放松就可能會因指標下滑而被約談。

不能放松經營這是必然的要求,但是這絕不意味著各種無效的加班,特別是各種作秀式的加班更不能有。省公司周末開會調度市公司,市公司就會變本加厲地調度縣公司。一級帶一級,最終壓力全部傳導給瞭基層員工。實際上,上級的調度更多應該聚焦在怎麼辦,幫助下級單位找到解決問題的方式方法,而不是主要關註點名和通報。

四、政企業務效益問題有待關註

運營商以向政企單位提供專線等信息化業務為切入點,全盤收獲該單位的所有通信業務。無論是移動業務補貼固定業務,還是固定業務補貼移動業務,總而言之,運營商還是有利可圖的,投資回收期一般也不超過5年。

為瞭培育5G垂直應用,運營商又開始瞭低價競爭的玩法,不惜成本地搶占政企客戶。實際上,從4G時代開始至今,運營商在政企客戶方面的收入和利潤規模並沒有預期的那麼大,而且水分問題一直都是比較大的困擾。

盡量做大政企市場規模早已是三大運營商的共識。然而現實也無比殘酷。如果扣除類似流量業務、短信業務和語音業務外,完全的信息化產品收入占比也就二分之一左右。政企市場的發展,受限於宏觀經濟形勢的發展,特別是企業經營狀態的好壞。

高定價和高折扣已經成為政企市場上的常態。不管是產品設計方面的問題,還是營銷策略的問題,政企產品的單價都比較高。為瞭獲得用戶,特別是為瞭能在競爭中勝出,產品可以降價到5折,甚至2折。

當前政企市場成熟的產品類型並沒有大規模增加。經過這麼多年的充分競爭,其中的利潤已經非常低。現在運營商以培育與5G相關的應用為出發點,再次進入瞭低價競爭的泥潭,或者有再次進入低價競爭泥潭的傾向。

經過監管層的強力推動和全員上上下下的共同努力,運營商終於實現瞭V型反彈。未來這種反彈能否持續,需要運營商全行業共同來維持良性的競爭。千萬不要重蹈覆轍,因為不限量競爭的慘痛教訓非常值得大傢深思,並引以為戒。(C114 王常有)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