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輔導再獲12億美元融資在線教育泡沫何時破


原標題:猿輔導再獲12億美元融資,在線教育泡沫何時破
在線教育的廣告成鋪天蓋地之勢,仿佛是發生在一夜之間的事情。
不得不說,哪怕是在疫情普遍利好的互聯網行業中,在線教育獲得的利好,也是一眾垂直領域中的佼佼者。
從綜藝節目,到電梯廣告,再到朋友圈的商務推送,大數據分析和精準定位雙雙失效,不管你是不是有個在上小初高的孩子,你都得聽著這些無差別的洗腦廣告在你耳邊環繞播放:找名師!寫作業!來搜題!

從王牌對王牌、最強大腦、中國詩詞大會一路贊助到瞭去年央視春晚的在線教育品牌猿輔導,今天被傳即將完成新一輪12億美元的融資,打破它自己創下的在線教育單筆最大融資紀錄。
不僅資是大筆,投的也是大佬。
猿輔導3月末的10億美元融資,由高瓴資本領頭,騰訊、博裕資本和IDG資本等跟投。此次的新一輪融資,高瓴、博裕和騰訊也都參與其中。
如果融資完成,猿輔導的估值將超過130億美金,與其他在線教育獨角獸相比,一覽眾山小。

來源:企查查
在線教育泡沫卷土重來
眼下資本對在線教育的青睞,隻是一次昨日重現。
2014年年初,當時風靡全國的直播平臺YY,以顛覆新東方為口號,在先後收購瞭雅思課程及名師團隊和環球網校後,率先嘗試瞭線上教育的形式。
YY平臺的影響力,結合中國龐大且逐年增大的教育、教輔市場,一石激起千層浪。
2014年中,教育企業的龍頭被迫轉型:新東方和好未來紛紛推出線上教育產品;互聯網企業龍頭來勢洶洶:百度、騰訊、淘寶都加速瞭佈局在線教育市場;創業公司沖進賽道:在線教育機構以平均每天2.6傢的速度飛速增長。

同時,境內外資本市場對教育的關註和投入也達到空前熱度。
2014年的猿題庫,就獲得瞭經緯中國和IDG資本1500萬美元的融資;51Talk獲得紅杉資本、順為基金、DCM的5500萬美元融資;一起作業網獲得老虎基金、HCapial、順為基金等2000萬美元的融資。
這還隻是冰山一角。
2015中國教育科技藍皮書中顯示,截至2015年9月,在線教育項目的數量已超過3000個。而2014年這些在線教育項目獲得的總融資大概是11億美元,2015年增長到瞭17.6億美元。
隻可惜,創業火、融資火,在線教育在用戶中並沒有真正的火起來。因此在線教育直到今年以前,一直困在創業、融資、燒錢、倒閉的循環中。
炒的最火熱的2014年,在所有的在線教育細分行業中,每個細分領域有數百傢機構,但加起來占不到線下教育市場份額的10%。
2017年,終於把錢燒光瞭的在線教育公司大批大批的倒閉,資本也急流勇退。
可是,在線教育的泡沫起瞭破,破瞭起的循環往復中,創業者還是前赴後繼的在加入。
這是因為雖然在用戶中遲遲火不起來,但是教育,基本是線下市場巨大而且飽和的行業中,互聯網滲透度最低的行業瞭。
用互聯網改變教育的想象空間確實是非常大的。
網課可以完美的解決不同城市間教育資源分配不平均的問題,突破地方教育水平的局限。
這正是資本看好在線教育未來的出發點。
可為什麼在線教育行業在疫情之前,怎麼經營也無法盈利呢
在線教育行業痛點難除
從2014年到現在,在線教育機構的用戶或許有瞭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在線教育的行業痛點,從未改變。
站在傢長的角度,師資良莠不齊、價格不透明、學習靠自覺、維權難,是在線教育始終存在的四大隱患。
首先,與線上的教師相比,線下講師的名聲大都是靠傢長的口耳相傳,因此教學質量的可信度較高。
而線上講師目前逐漸變得像某寶上的商品一樣,隻能依靠可操作性非常強的好評數量來衡量教學質量,顯然不是太可靠。
雖然2018年底教育部下發瞭通知,要求在線教育機構公示所有教師的教師資格證號,但是根據猿輔導目前在官網發佈的社招啟事,並未對師范學歷背景或教師資格證作出要求。

課程價格的不透明與師資的良莠不齊相輔相成。
同樣的課程,原價998,現在下單隻要198,是許多網課產品慣用的營銷手段。可是998的老師和198的老師是同一個嗎課程質量一模一樣嗎回答都隻能是商傢的一面之詞。

往年一直在賠錢賺吆喝的在線教育,趁著疫情帶來的剛需,都有瞭不同程度的漲價。
有分析認為,這一波普遍的大幅漲價,隻是把價格調到瞭不虧錢的正常水準。
以猿輔導的準高中生暑秋連報課程為例,去年的價格是974元,今年漲到瞭1600元。這種漲價的幅度,要不是因為疫情要求居傢,用戶早就跑路瞭。
因此,網課的價格在長期來講可能還是會呈現下行的趨勢。
那麼越來越便宜的課程,真的請的起廣告中所謂的名師嗎
其次,雖然目前的在線教育是K12一把抓,並且少兒英語領域滲透的年齡層越來越低。
但是學生傢長普遍表示,在線教育還是對更高年級、自覺性更強的孩子效果更好。對年齡小一點的孩子來說,看一會就走神瞭已經算好的瞭,看一會人都走瞭的也大有人在。
在很多有低年級學生的傢庭裡,孩子上網課的時候還需要專人在旁監督。與在線輔導解放傢長的目的背道而馳。

最後,在線教育在產品上五花八門,保過班、一科不過退費班、保障報名名師班等等等等。傢長在選擇的初期已經頭大瞭,碰上真的沒過要退錢、說好的小班課擅自擴容等問題之後,想維權,頭還得再大上一圈。
這些還都隻是來自用戶角度的擔憂。
在線教育目前在競爭格局上,也陷入瞭僵局
越競爭,越趨同
除瞭廣告都是腦白金式的無限重復,在線教育的產品,甚至定價,似乎都陷入瞭重復的怪圈。
從消費者的角度,除瞭品牌不同,實在比較不出不同的課程之間分別有什麼優缺點。

哈佛大學的教授揚米穆恩在他關於營銷的著作中將這樣的行為定義為群氓競爭:

我認為,如今的商界面臨著一種變化,在各種產品類別中,競爭性差異化已經明顯誤入歧途。更確切地說,商傢們已經集體陷入一種特殊的競爭節奏中,好像已經忘記瞭自己的使命創造出更有意義的相互差異的產品。而這樣的結果是,商傢競爭得越激烈,他們之間的差異反而變得越小。
在這些產品類別中,激增的不是差異,而是相同。在消費者看來,產品之間已經不再相互競爭,而是趨同化瞭。

行業壁壘低,頭部企業沒有護城河,充分競爭導致競爭者的個性消失、產品趨同,愈發的平庸。
群氓,正是對當前的線上教育行業競爭最準確的描述。
猿輔導隻是在線教育行業的縮影,隻是隨波逐流的扁舟,整個行業的重心都放在營銷上的時候,沒有一傢公司可以反抗,隻能選擇燒錢打廣告,燒最多的錢,擴大一丟丟的市占率。
根據線上、線下兩把抓的好未來提供的數據,公司在線教育的單個獲客成本基本上達到瞭7000左右,而線下單個學生的獲客成本隻有800-1500。
好未來和新東方都在今年表示,發展線上的同時,在疫情過後迅速回歸線下才是硬道理。
行業內預測,今年整個在線教育行業在暑期投放的廣告量將超過60億。
其中融資最多的猿輔導,暑期營銷推廣預算也最高,預計是15億元。而猿輔導提供給投資人的數據顯示,今年現金收入將在180億左右。從財務確認收入的角度也將達到100億。
而去年猿輔導財務確認收入隻有28億元。
隨著暑期營銷大戰的結束,在線教育企業的廣告可能會打的收斂一些,好為寒假的營銷大戰養精蓄銳。
疫情逼出來的剛需,雖然在學校全面恢復正常上課之後變成沒那麼剛的需,但也會有一部分用戶因為喜歡上或者習慣瞭這種形式,在寒假繼續購買網課。
不過,在線教育各類產品的價格,在這個夏天,大概已經漲到頂瞭。
加上群氓競爭顯然非常不利於行業的健康發展,如果所有公司都陷入瞭隻能燒錢營銷、課程模式無新可創的僵局,那在線教育企業的業績,在今年恐怕也提前達到瞭人生巔峰。
根據在線教育行業平均1天要投1000萬廣告的流言,廣告公司的前景顯然更值得看好。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