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創華為的啟示創業者就是逆天改命燒不死的鳥是鳳凰

一直在琢磨一個問題,我們都對創業的困難有心理準備,可解決這些困難要靠什麼呢?

錢當然很重要,大半年來無數老板都在說自己缺錢,好像有瞭錢的幫助一切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瞭。

也有人說是人才,或技術、產品和營銷等等,都有道理,但根據我自己的體會,熬過困難需要這些條件的參與,但這些不是最關鍵的。

或者,這些都是“0”,前面還應該有個“1”才行。

我認為,這個“1”就是老板自己,是他的精神能量、精神力的強弱。

“風物長宜放眼量”,“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什麼樣的人可以有這樣的情懷和氣魄啊?

隻能是精神力強的人,中國人歷來就不缺這樣的精神,女媧補天,誇父逐日,精衛填海,愚公移山……,逆天改命,敢教日月換新天,這才是中國人的精神內核。

創業者必須要有這樣的素質才能堅持走下去,當你走上創業之時,就個人來說是逆水行舟,就企業來說是逆天而行——原來的產業格局,競爭者,傳統,習慣等等,都是那個“天”。

比如喬佈斯當年做蘋果手機就是與整個傳統手機勢力在對抗,比如任正非當年做華為自主品牌交換機就是與所有的西方老牌通信巨頭在打擂臺。

沒有這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少年氣,創業的前景是很渺茫的,因為你從一開始心氣就弱瞭。

少年氣的內涵是旭日東升,是元氣淋漓,是敢於拼搏,這與年齡無關,任正非創辦華為時候都43歲瞭,但我們現在看華為創業時候的影像資料,任正非不管心態還是姿態,都是十足的少年氣。

也許,男人至死是少年。

創業維艱,華為創業之路更是九死一生,復盤華為的創業,除瞭痛苦就是痛苦,一直都是痛苦,沒有不痛苦的時候。

華為剛開始是做代理,本來做得很好,可廠傢突然不給發貨瞭。任正非隻好四處找人搞研發,華為元老郭平當年在學校時候就看到任正非扛著交換機來找教授想辦法。

隨著郭平和鄭寶用這對同門師兄弟的加入,華為才慢慢搞出瞭自己的交換機,任正非想搞更有競爭力的產品,為此孤註一擲,砸鍋賣鐵一樣,不惜背負高利貸也要搞研發,真是下瞭不成功則跳樓的決心。

幸好是華為的研發隊伍給力,千辛萬苦把產品做瞭出來,救瞭老板,也保住瞭自己的飯碗。

然後,然後就是繼續升級打怪咯。

華為在國內通信市場是風卷殘雲一樣橫掃,不料在形勢大好的時候遇到瞭“小靈通”這個註定淘汰的項目,任正非的決定是不做落後的產品,結果這個決策讓他痛不欲生瞭8年。華為不做有人做,看別人大賺特賺,華為上下都在議論老板戰略方向的判斷問題,如果華為因此而失敗瞭,任正非就是罪人。

這時候華為可謂內憂外患,華為研發的天才副總裁出走創業,回頭就從華為挖人,跟老東傢搶市場,外部又有思科虎視眈眈,欲置華為於死地。還有公司內部的管理變革,矛盾重重。

精神最崩潰的時候,任正非想到瞭自殺,半夜醒來時經常一個人哭……

燒不死的鳥是鳳凰,凡是殺不死你的終會讓你變強大,熬過生死關口後,任正非和華為都是浴火重生。

其後的華為雖然也是險阻不斷,但總體來說是一馬平川,直到進入瞭2018年。

這個已經說很多瞭,不再多說,還是回到主題,繼續說創業熬過困難的事。俗話說沒有過不去的坎,隻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

但實際上“辦法”這個東西也要看是誰來用。

我們看武俠小說,段譽一身內功渾厚無比,卻時靈時不靈,喬峰內功不如他,但卻是縱橫無敵。什麼原因?

無非是精神力對力量的操縱程度不一樣。小兒舞大錘往往是反傷自己,成年人卻可以如臂使指,揮灑自如。

馬雲曾對創業者多次強調“心力”的重要性,其實就是在指人的精神能量修煉的問題。

可以說,精神力或心力是制造“方法”的方法,創業維艱,真正支撐創業者走下去的力量,隻能是內心的強大。是精神能量主導瞭一個企業的發展格局和上限,就企業來說這股精神能量的體現就企業文化和價值觀。

我們在街頭看有些人因為一點雞毛蒜皮就吵翻瞭天,許多人因為一點小事就忿忿不平,動輒要死要活,甚至是產生瞭一些悲劇。

如果創業者也是這樣的精神狀態和心胸,那結果可想而知。面對未知和不確定性的恐懼,員工的不滿,同行的打壓,客戶的投訴,資金的匱乏,傢人的不理解,一個人擔負所有委屈的孤獨……,所有這些都會撕碎你,讓你崩潰。

想要更好,給你更痛,想要最好,給你最痛。創業之路,也許就是鳥變鳳凰、不斷死而復生的過程。

最後,建議諸位在苦悶的時候可以去看看任正非這兩年的訪談,他那種意氣風發、鬥志昂揚卻又淡定從容的狀態,真是太激勵人瞭。說他是76歲的老人,你敢信?

老而彌堅,不墜青雲之志。這才是我輩的楷模。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