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Read Time:1 Minute, 17 Second

29日,上海交通大學官方微信發佈瞭一則任正非最近在多所高校的發言紀要。 根據報道,2020年7月29-31日,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帶隊訪問上海交通大學、復旦大學、東南大學、南京大學,他就基礎研究、產學研結合、科研立異和人才培養等題目談瞭自己的看法。 1 華為為什麼要搞基礎研究? 由於信息技術的發展速度太快瞭,傳統的產學研模式,趕不上市場需求的發展速度。因此我們自己也進行瞭一些基礎理論的研究,大多數是在應用理論的范疇,隻有少量的走在世界前面去瞭。
大學老師的研究是為理想而奮鬥,目標長遠,他們研究是純理論,要素研究。有如土耳其Arikan教授一篇數學論文,十年後變成5G的熊熊大火;也如上世紀六十年代初蘇聯科學傢彼得·烏菲姆采夫發表的一篇鉆石切面可以散射無線電波的論文,20年後美國造出瞭隱身的F22;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國科學院吳仲華教授的三元活動理論對噴氣式發動機的等熵切面計算法,奠基瞭今天的航空發動機工業;又例如現代化學的分子科學提高,人類合成材料可能由計算機進行分子編纂來完成,這也是一個天翻地覆的技術變化。
高校的明燈暉映著工業,大學老師的純研究,看得遠、鉆得深;我們的研究實用度強,我們之間的合作,你們給我們帶來方向,照亮瞭我們。
我們的基礎研究是圍繞貿易目的的,比較貼近近期的實用化,我們給你們帶來客戶需求,以及行業所面臨的世界級困難,知道這個方程的價值與應用。相互都是有益的。合作使我們早一些知曉世界的發展動向,就縮短瞭商品化的時間,我們能超前世界,就會獲得更好的機會。
我們與大學的合作是無私的,我們在全世界遵循美國的拜杜法案的精神,基礎研究的合作成果歸學校。你們的成果可以像燈塔,既照亮我們,也可以照亮別人,是有利於我們,有益於學校,有益於社會的。 2 企業與高校的合作要松耦合
企業與高校的合作要松耦合,不能強耦合。高校的目的是為理想而奮鬥,為好奇而奮鬥;企業是現實主義的,有貿易“銅臭”的,強耦合是不會成功的。強耦合互相制約,影響各自的提高。強耦合你拖著我,我拽著你,你走不到那一步,我也走不到另一步。因此,必需解耦,以疏松的合作方式。
燈塔的作用是顯著的,人類社會在自然科學上任何一點發現和技術發明都會逐步傳播到世界,引起那兒的變化的。希臘文明、中國的春秋時代,都曾泛起過燦爛的思惟文明,點燃瞭人類哲學、文化、創造之火,推動瞭思想解放。但中間又熄滅瞭一段時間。一千年前,歐洲仍是中世紀的黑暗,最近幾百年文藝復興重新燃起歐洲文明之火,也不僅僅是火車、輪船、蒸汽機……,也不僅僅是歐拉公式、拉格朗日方程、傅裡葉變換……,也不僅僅是莎士比亞、黑格爾、馬克思……,它們像燈塔一樣照亮瞭整個世界。葉卡捷琳娜引進瞭歐洲的音樂、繪畫、哲學……,松軟俄羅斯農奴社會的泥土,彼得大帝又引進瞭工程、建造……,俄羅斯崛起瞭,也不僅僅是無線電、門捷列夫元素周期表、托爾斯泰、普希金……。
文明之火傳到美國,美國兩百年前仍是蠻荒之地,燈塔照亮瞭他們的立異,特斯拉的交流電、飛機、汽車……;立異之火在美國大地上熊熊燃燒,“矽谷八叛徒”在餐廳的一張紙巾上創立瞭仙童公司,仙童公司的分裂,點燃整個世界半導體工業的烈火……。 3 求生的欲望使我們振奮起來
在燈塔的暉映下,整個世界都加快瞭腳步,今天技術與經濟的繁榮與英歐美日俄當年的技術燈塔作用是分不開的。我們要尊重這些國傢,尊重作出貢獻的先輩。孔子都過去兩千多年瞭,我們還不是在尊孔嗎?不管這些專利保護是否已經過時,先賢是值得尊重的。
我們公司也曾想在突進無人區後作些貢獻,以回報社會對我們的引導,也想點燃5G這個燈塔,但剛剛擦燃火柴,美國就一個大棒打下來,把我們打昏瞭,開始還認為我們合規系統出瞭什麼題目,在反思;結果第二棒、第三棒、第四棒……打下來,我們才明白美國的一些政治傢但願我們死。求生的欲望使我們振奮起來,尋找自救的道路。無論怎樣,我們永遠不會忌恨美國,那隻是一部分政治傢的沖動,不代表美國企業、美國的學校、美國社會。我們仍舊要堅持自強、開放的道路不變。你要真正強盛起來,就要向一切人學習,包括自己的敵人。
4 中國的未來與振興要靠孩子 人類社會的下一個文明是什麼?還會不會產生一個類似汽車、信息產業這樣的工業?我說的“汽車”是泛指,包括飛機、輪船、火車、拖拉機、自行車……;“信息產業”也不僅僅指電子產業、電信互聯網、人工智能……。未來技術世界的不可知,就如一片黑暗中,需要燈塔。
點燃未來燈塔的責任無疑是要落在高校上,教育要引領社會前進。對未來的不確定性,熟悉它的艱難,應對這種不確定性,除瞭給科研更多一些自由、對失敗更多一些寬容外,應對不確定性的確定可以從孩子們的教育抓起,中國的未來與振興要靠孩子,靠孩子唯有靠教育。
多辦一些學校,實行差別教育,啟發他們的立異精神,就會一年比一年有決心信念,一年一年地迫臨未來世界的大門。二、三十年後,他們正好為崛起而沖鋒陷陣,他們不是拿著機關槍,而是拿著博士的筆。
我今天看見你們在這個泡沫社會中,這麼多人坐著冷板凳,研究出這麼多理論與技術成果,出瞭這麼多優秀的人才,我很高興,相信我們國傢在二、三十年以後或者五、六十年之後,一定會大有作為的,為人類作出更大的貢獻,但願寄托在你們身上。 5
不發展,一切社會題目都會產生
我們需要立異,找到一個一個的機會點。若果我們把英國工業革命的指數定為100的話,美國今天是150,我國是70,中國缺的30%是原創,原創需要更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沒有原創就會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房屋、汽車……都會飽和的,飽和以後如何發展?不發展,一切社會題目都會產生。
我們公司過去是依托全球化平臺,集中精力十幾年攻擊同一個“城墻口”,取得瞭一點成功。我們過去的理論基地選在美國,十幾年前加大瞭對英國和歐洲的投入,後來又增加瞭日本、俄羅斯的投入。
美國將我們納入實體清單後,我們把對美國的投資轉移到俄羅斯,加大瞭俄羅斯的投入,擴大瞭俄羅斯的科學傢步隊,晉升瞭俄羅斯科學傢的工資。我們但願十年、二十年後,我國的大學擔負起追趕世界理論中央的擔子來。我們國傢有幾千年儒傢文化的耕讀精神,現在年青媽媽最大的期望是教育孩子,想學習,想耐勞學習,這都是我們這個民族的優良基礎,我們是有但願的。中國是可以有更大作為的。

來源:上海交通大學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