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Read Time:1 Minute, 21 Second

作者 |君懷夜在國內音樂綜藝中,《樂隊的夏天》出生就帶著走紅的基因,愛奇藝的S+級資源與米未傳媒的實力背書,讓這個綜藝一開始就受到各方關註。據說,當年馬東向摩登天空創始人沈黎暉拋出兩個“靈魂拷問”:“第一,你相不相信愛奇藝S+級的資源?第二,你相不相信米未傳媒?”,十分鐘內雙方就敲定瞭合作,足見其起點之高。但就在今年第二季中,《樂隊的夏天2》卻掉入瞭“刷票門”漩渦中,給大好的節目前程蒙上瞭一層陰影。據悉,節目有一個特殊賽制,場外助力榜投票排到前五名後將有機會被“復活”,而問題就出在這一環節。復活名單出爐,《樂夏2》陷“刷票門”剛剛過去的復活投票中,此前排名一直在十名開外的後海大鯊魚在短短半個小時內被突然拉升,直接躥升到助力排行榜第二名,不僅把第二名的遺忘俱樂部擠下神壇,更是導致瞭原本排在前五名的達聞西樂隊無緣復活,而傻子與白癡樂隊、木馬樂隊也險些出局。當其他樂隊都靠粉絲投票網上拼,後海大鯊魚卻坐火箭,觀眾們當然不買賬瞭,懷疑背後有人學飯圈刷票。有人甚至建議將節目組改名為《摩登天空團建》,直指節目背後公司摩登天空有刷票嫌疑。不僅觀眾看不下去瞭,連許多合作的大V也被這樣明目張膽的行為驚呆瞭,紛紛表示要退避三舍,一邊批判《樂隊的夏天2》沒底線,一邊用行動遠離後海大鯊魚。為什麼觀眾對於後海大鯊魚空降第二名如此排斥,甚至懷疑背後有人作弊?因為一方面後海大鯊魚的躥升太不合理,另一方面則源於本季從第一期開始節目就被懷疑有“捧人”的嫌疑,如今更是給瞭公眾想象空間。先說後海大鯊魚,占據C位卻表現不佳,接著是人氣滑坡,逆勢崛起實在有點“突然”。從表現上看,他們本是本季樂夏第一支官宣的樂隊,賽前他們備受關註,甚至被樂隊內投票選為HOT
1。但接連兩輪表現不佳,讓他們口碑大跌,甚至很多死忠樂迷都不願他們重返樂夏,因為擔心他們狀態不佳,多年的經營化為泡影。但從人氣上看,雖然有官方宣傳加持,但在被淘汰後的第一周,粉絲集體撈人的關鍵時刻,也隻是從13名上升至第7名,甚至在之後的一周裡,勢頭疲軟,回落第8名。再說《樂隊的夏天2》節目本身,今年第二季表面上看節目邀請瞭大量頂級樂隊,整個陣容得到空前加強,但實際上從播出情況來說反響似乎並不那麼如意。從第一期開始就有名聲在外的樂隊被淘汰,包括評審和樂隊後續的一些摩擦,都讓節目陷入瞭被動,導致觀眾懷疑節目組有“捧人”嫌疑。比如,今年《樂隊的夏天2》流行一個梗,就是“又要去撈五條人瞭”,說的是每次當人氣樂隊“五條人樂隊”被淘汰後,大傢一邊憤懣難平一邊隻好用腳投票去把五條人再拯救回來——某種程度上,拯救五條人就是拯救節目最後的希望。由此可見,在觀眾心裡節目的公正性已經處在崩潰的邊緣,隻是缺少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而已。官方有自己的種子選手可以理解,但如連基本的規則都要破壞就太過分瞭,難怪觀眾要出離憤怒瞭,和節目組之間的信任開始全線崩潰。刷票為何屢禁不止?投票“偽民主”與節目商業化之間的沖突凡是有場外觀眾投票的綜藝節目,被懷疑刷票一點都不罕見,這也幾乎成為此類綜藝的標配。比如,最近很火的綜藝《乘風破浪的姐姐》,前面大傢主要看人,後面都在看秀。有表演就有排名,有排名就要票選。這個節目也是沒逃開投票復活環節,7月中旬一度因為許飛的票數短時間內大幅度變化上瞭熱搜。而許飛更是有著“刷票老炮”的經歷,早在06年超女全國賽時,許飛的票數就曾被質疑,有過票數爭議。06年超女全國賽10進8時,許飛超過當年熱門選手尚雯婕、譚維維、厲娜,排名第一。湖南衛視為瞭遏制選手做票,臨時更改投票規則,結果下一場比賽許飛的排名大幅下跌。為什麼刷票現象屢禁不止?主要源於觀眾投票的“偽民主”機制與節目商業化終極目標之間的矛盾。核心在於觀眾投票的“偽民主”機制營造瞭一種觀眾當傢做主的主人翁氛圍,能夠極大調動觀眾參與節目的積極性,有效提升節目的關註度和知名度。比如,芒果臺早期的《超級女聲》,因為票選機制,就出現瞭粉絲上街全民拉票的盛況,從而第一次讓一個地方臺的節目火遍全國。而移動互聯網時代,因為智能手機的普及,票選機制不僅被綜藝節目繼承瞭下來,具體形式還得到瞭極大拓展和豐富,讓投票和節目利益更緊密捆綁在一起。以某偶像團體選秀節目為例,節目進程中選手的去留與粉絲助力投票直接掛鉤,甚至是與總決賽的最終成團結果直接掛鉤,一路吸引粉絲積極投票。但票選的“偽民主”面子做的再好看,裡子終究是要服務於節目商業化這一終極目標,在錢面前,神馬都是浮雲。而這一點,往往就不可避免地與觀眾票選發生瞭矛盾,直接或間接推動的“刷票”就不可避免。比如,某知名選秀綜藝中,每買一箱某乳品巨頭的純牛奶就能獲得奶箱裡兩張票,用票選直接拉動瞭金主爸爸的產品銷售。但粉絲們怎麼可能買那麼多純牛奶屯傢裡呢?於是,不買純牛奶也能拿到票的生意就出現瞭,而做這個生意的其實就是節目組官方。摩登天空、自如客等紛紛甩鍋,隻能是外星人幹的?再看《樂隊的夏天2》中,金主爸爸自如客一開始就和後海大鯊魚之間有商業合作。如果後海大鯊魚早早就被淘汰出局,讓金主爸爸情何以堪!天大、地大、觀眾大,但唯有金主爸爸最大。而這,也是自如客被第一時間懷疑參與“刷票”的原因。(自如客的微博置頂,還是和後海大鯊魚合作的廣告)在商業化這一終極目標面前,綜藝節目連裡子都可以不要,誰還要什麼“偽民主”的面子。面對“刷票門”危機,三個主角《樂隊的夏天2》制作方米未傳媒和摩登天空、後海大鯊魚樂隊、金主爸爸自如客三方,本應首先緊急協調彼此的立場,迅速向觀眾澄清事實,以便將“刷票”傳言對節目和自身的損害控制在最小范圍。但接下裡先後甩鍋的迷之操作,不僅無助於危機的解決,反而進一步惡化瞭節目和觀眾的關系。制作方摩登天空隻是回應,“花錢刷票沒必要,更沒這個預算”。意思很明確,我就不是幹這事的人,至於後海大鯊魚的票為什麼會突然漲起來,隻有天知道,觀眾你去猜吧!更讓人迷惑的是,隨後,他們又刪除瞭這條微博……金主爸爸自如客的回應更“自信”,直接表示“打投,我們是不屑的。”自如客聲明中主題四段內容,第一段誇自己,我們和後海大鯊魚合作為客戶著想,第二段誇後海大鯊魚,他們很牛,最後兩段表態加甩鍋,用羅永浩那句名言形容就是“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金主爸爸這麼聰明怎麼可能幹出刷票被發現的事!面對制作方摩登天空和金主爸爸自如客“與我無關”的踢皮球式回應,無奈的觀眾隻好找來外星人背鍋。“票是外星人刷的”看似輕松調侃的態度背後,其實是一肚子的委屈和滿滿的失望,是《樂隊的夏天2》在觀眾火熱的心頭澆下的一盆冷水。票選機制讓觀眾體驗瞭主人翁的快樂,助推瞭各類綜藝節目的火爆,但當這種當傢做主的感覺在資本面前一碰就碎時,觀眾的失望也會被放大,這或許就是當下票選綜藝難以持久的一個重要原因。《樂隊的夏天2》如何重拾信任,仍然是一個謎!

About Post Author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