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Read Time:22 Second

孫佳山中國藝術研究院盡管近年來吃播不經意間在我國悄然成風,但吃播並非我國所獨有和首創,也不隻是包含韓國、日本在內的東亞式的地區特色,在今天吃播已經是一種跨國傢、跨民族、跨圈層的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全球大眾文化現象,是直播、短視頻日漸主流化的一個看似不起眼的重要標志和節點。簡而言之,當下很多人都通過各類直播、短視頻平臺,分享其日常生活的細枝末節和喜怒哀樂。這既屬於一種閑暇時間的娛樂、消遣,從心理學角度來看也是一種日常性的陪伴在精神較為松弛的狀態下,在各類平臺通過或分享或觀看直播、短視頻,來收獲一種陪伴式的心理放松。吃播就是這種心理效應的產物。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每一個個體都被海量的媒介信息,碎片化為諸多感性因素。具有相當影響力的吃播網紅們,也成為瞭具有一定感性動員能力的潛在力量。近幾年,隨著直播、短視頻的主流化進程的不斷提速,其實際影響力已在很多領域都既超過瞭傳統媒體,也超出瞭他們的預期。在這個還在日趨主流化的媒介進程中,就是一些積極、正向的吃播播主,也產生瞭相應的問題,例如開始被全社會關註的基於商業利益和廣告流量的吃播亂象,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而且,還有一部分播主,更是鋌而走險地傳播極端化吃播,這背後有著復雜的心理機制,有些甚至就是特定心理疾病的具體病癥,並不隻是簡單地刷存在感或為博取短期的經濟利益鋌而走險。可見,對於以吃播為代表的,那些移動互聯網媒介平臺的特定文娛內容中的極端化大眾文化現象,在加強管理和監管的同時,也要需加強心理疏導和幹預。總而言之,面對直播、短視頻等移動互聯網的媒介平臺和文娛內容的一步步主流化,所帶來的各種各樣的或明或暗的文化治理挑戰,全社會都要做好多層次的準備,充分、有效地應對其中的多維度問題,以使其健康、有序、良性發展。直播、短視頻,乃至整個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新興文娛形態,如今都進入到長期高速增長之後的平臺型發展周期,在下一周期都必須完成自身商業模式的轉型升級從依靠外部增量急速拉升行業規模的發展階段,進入到充分消化內部存量、精耕細作的新一輪發展周期。也隻有通過建立平衡短視頻、直播等行業的多方利益的制度性規范,進一步捋順產業鏈,豐富題材結構和類型供給,優秀的文娛內容產品才可以在直播、短視頻等移動互聯網的各類媒介平臺上,真正意義上地長期行穩致遠。舉報/反饋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