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江湖再見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2019年教師節,阿裡巴巴成立25周年年會上,馬雲以這樣極具武俠氣息的方式正式宣佈卸任阿裡董事局主席。他輕輕揮揮衣袖,正式交棒阿裡帝國。

“我想退休,不是為瞭要去享受人生,而是為瞭做更多事”。果不其然,幾個月後,馬雲就出現在瞭非洲創業者大賽現場。面對一個個黑皮膚的創業者,馬雲侃侃而談,金句迭出。此時,他又回歸二十幾年前他的角色——“教師”,不知評委席上的他是否會想起當年當英文老師的場景。

阿裡巴巴的成長被奉為傳奇,馬雲也成為世界各地年輕人的榜樣。一切的起點不過是一場普通的聚會。

1999年,杭州湖畔花園16幢1單元202室十幾個人席地而坐,一個矮個子男人眉飛色舞,發表著激情洋溢的講話。矮個子男人就是馬雲,他說瞭許多至今聽起來仍難以相信的“大話”。如今的螞蟻金服董事長彭蕾回憶:說實話那時候聽不太懂,覺得好像不太可能吧?這些年輕人成為瞭阿裡巴巴第一批創立者,被業界稱為“十八羅漢”。初創江湖可以說是落魄的,幾十個人窩在單元房內,誰也不相信二十年後這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互聯網企業之一。

馬雲是金庸的終極粉絲,金庸先生離世的第二天,遠在非洲的馬雲寫瞭悼文,其中一句直接談到,是金庸的影響讓自己創辦瞭阿裡,“若無先生,不知是否還會有阿裡。”。伴隨著互聯網經濟的繁榮和中國的飛速發展,馬雲也一步步壯大自己的商業版圖,把阿裡打造成瞭涵蓋核心商務、雲計算、數字媒體和娛樂業務以及創新業務在內的生態帝國。

此次馬雲功成身退,頗有一番武林盟主退隱江湖之意味。金庸創造瞭武俠世界,馬雲則演繹瞭自己的武林。

借勢

2018雙十一當晚,馬雲領銜主演的電影《功守道》正式上映,片尾曲由王菲演唱,歌詞充滿武功意蘊。

“用功,守住有行,用心,融入無形。”

馬雲練瞭三十幾年太極,企業還內設太極培訓部,自然深諳借力打力之道。他甚至包裡就放著一本《道德經》,以便隨時品悟聖人之道。

九十年代,正是互聯網在中國普及之際,這個新生領域正等著人們開疆拓土。作為互聯網企業,馬雲並不是第一個,張朝陽的搜狐、網易的丁磊、王志東的新浪此時都已拿到風投拔節生長。馬雲既沒有錢,也沒有技術,唯有熱血和夢想。但他善於接力,通過聚合眾人的力量達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

在西湖的小船上,他讓蔡崇信放棄年薪70萬美元的工資,加入阿裡團隊,領著每月500塊錢的工資。

在UT斯達康的樓上,孫正義聽瞭馬雲六分鐘的演講,當機立斷給瞭馬雲2000萬美元的融資。

與幾個當時的互聯網大佬比,阿裡可謂灰頭土臉,無人知曉。馬雲為瞭擴大號召力,請來瞭金庸坐鎮“西湖論劍”。同為金庸粉絲的張朝陽、丁磊等人也因為金庸參加論壇,馬雲一下子把自己拉到瞭和當時圈內互聯網大佬平起平坐的地步。借勢金庸讓馬雲賺足瞭眼球和鏡頭,這不僅奠定瞭馬雲在IT行業的影響力,同時也極大的擴展瞭阿裡巴巴的品牌效應。

2006年,淘寶與eBay展開激烈競爭,也被媒體戲稱為“螞蟻戰大象”。“大象”揚言要讓“螞蟻”撐不過18個月。雅虎中國也深陷危機,楊致遠和馬雲一拍即合:楊出10億美元和雅虎中國的全部資產換取阿裡的股份。這場“雅巴”聯盟,也是當時中國互聯網史上最大的並購,使得“螞蟻”有足夠的資本與“大象”進行抗衡。到2006年,淘寶的交易總量市場占比從9%上升到70%,eBay也適時退出瞭中國市場。從此,阿裡巴巴獨占鰲頭,再無對手。

文化

2000年,阿裡巴巴創立的第二年。在香港的庸記酒傢,馬雲終於見到瞭偶像金庸。3小時後,兩人成瞭忘年交。金庸以“神交已久,一見如故”相贈馬雲。兩人自此開始瞭十幾年的忘年之交,武俠文化早已深深嵌入阿裡的基因之中。

在阿裡內部每個員工都有“綽號”:馬雲的綽號是”風清揚”,集團接班人張勇的綽號是“逍遙子”。阿裡巴巴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勇的花名“逍遙子”,同樣也是金庸小說中的人物 出自《天龍八部》,和風清揚一樣是個配角。

阿裡巴巴集團副CTO薑鵬,花名“三豐”,阿裡巴巴集團企業發展部副總裁張宇,花名“語嫣”;阿裡巴巴集團資深副總裁吳詠銘,花名“東邪”……

阿裡巴巴幾乎所有的辦公室都以金庸武俠小說中武林聖地的名字命名,如馬雲的辦公室叫“桃花島”、散步思考的地方叫“思過崖”、討論問題的地方叫“摩天崖”、開會的地方叫“光明頂”等等,而阿裡巴巴建立面向未來的高等研究院,起名也是叫“達摩院”。

阿裡人內部無論職位多高,一視同仁都是江湖好漢、武林英雄,大傢都互相稱對方為“同學”,即使你見瞭馬雲,你可以叫他馬雲同學或者風清揚同學,不用見到人還得思考他是什麼總裁,給人一種親切、沒有隔閡的感覺。

武俠文化甚至還寫進瞭公司的章程,成為公司的價值觀,這在世界上恐怕還是頭一遭。阿裡巴巴在2000年就推出瞭名為“獨孤九劍”的價值觀體系。“獨孤九劍”的價值觀體系,包括群策群力、教學相長、質量、簡易、激情、開放、創新、專註、服務與尊重。而現在,公司又將這九條精煉成目前仍在使用的“六脈神劍”。在阿裡巴巴內部,按對武俠的理解將內部員工水平劃分小學、初中、高中及本科水平。其價值觀被稱為“六脈神劍”,對高管的行為評價從“獨孤九劍”逐漸過渡到“九陽真經”。

格局

金庸構築的武俠世界裡,江湖中人的最高境界並非天下無敵,而是“俠之大者”。真正的英雄有氣吞天下的氣度,環視宇內的深度,透視未來的深度。

“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阿裡巴巴誕生之際,就打出瞭這樣的旗號。馬雲並不是盯著眼前的利益,而是著眼於未來和全局。就像一個初創門派還未站穩腳跟,卻要一統江湖。

納斯達克上市之前,馬雲向全體員工發出內部郵件說道:“上市後我們仍將堅持‘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的原則。”這也是馬雲一直信奉的信條,這和崇尚股東第一的華爾街理念相違背,被許多金融人士所詬病。可看到阿裡的巨大成長後,最終包括庫克在內的一眾高管也不得不承認這一理念。這就是格局。

做貿易,他提出“eWTP”實現全球買、全球賣,打破貿易壁壘,惠及全球各地。

做物流,阿裡創立菜鳥網絡,加大技術投入、打造智慧供應鏈、加快建設全球智能物流骨幹網,提出48小時送達全球。

做金融,馬雲提出“如果銀行不改變,那麼我們將改變銀行!”十幾年前這句話語不驚人,而作為百年歷史的銀行對此更是很不屑,幾年過去,支付寶、餘額寶等一眾金融工具早就使我們邁入瞭移動支付時代,銀行業也開始向線上轉型。

做研發,阿裡組建達摩院,成為面向未來20年的獨立研發部門,建立新的機制體制,為服務20億人的新經濟體儲備核心科技,實際上是一個中長期的技術研究機構。目前“達摩院”已經開始在全球各地組建前沿科技研究中心,包括亞洲達摩院、美洲達摩院、歐洲達摩院,並在北京、杭州、新加坡、以色列、聖馬特奧、貝爾維尤、莫斯科等地設立不同研究方向的實驗室。

“未來最重要的資源是數據,而不是石油。”馬雲一針見血,為此阿裡殺入雲計算領域。根據IDC數據統計,按2018H2收入水平,阿裡雲已經成為全球第三大、國內第一大的IaaS服務提供商,其中在國內市場份額占比達43%,相當於二至九名總和。

……

在馬雲的謀篇佈局下,阿裡巴巴的觸角伸向瞭社會生活的每一個角落,並繼續引領時代的發展。

謝幕

“無招勝有招”,是練武之人的一定境界。經歷瞭江湖的風風雨雨,馬雲又如同返璞歸真的武者。

當人們都在請教他如何把企業做大,如何把企業做長的時候,他提出“小而美”;人們詢問他最後悔的事,他的回答是“創立阿裡巴巴”……

“過瞭今晚,我將開啟新的生活。”馬雲在舞臺上如此感慨。這個江湖謝幕,另一個江湖卻又開啟。

馬雲的在商業上的武俠世界可能要暫時謝幕,而更廣大的領域,他又將熠熠生輝。

目前馬雲微博上的名字早已加上鄉村教師代言人的前綴。他成立的馬雲公益基金會,致敬已經為600多名鄉村教師提供培訓支持;他發起成立的“湖畔大學”“雲谷學校”正在探索教育改革創新之路;他倡導和發起的造林項目正在把一片片沙漠變成綠色,由螞蟻森林的官方數據顯示,現在螞蟻森林通過用戶的努力已經在荒漠沙漠裡種下瞭至少五千五百萬顆小樹苗……

馬雲退隱,一個更大的江湖正徐徐開啟。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