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手機制造遠景分析距世界之巔是一步之遙仍是咫尺天涯

印度民眾在手機體驗店

文/好人長安君 排版/好人長安君
記得是很早前看到的題目:印度會不會成為世界第一手機出產基地?提出這個題目的背景,是印度在2020年預計的智能手機用戶數(5.85億),比擬2018年(2.95億)幾乎翻瞭一倍,達到近6億用戶數量,甚至有專門的調查機構猜測,印度即將在2022年智能手機用戶數超過中國。所以基於市場消費的考慮,有人發出瞭疑問:中國的手機出產產業鏈會不會發生大轉移,從而讓印度一躍成為智能手機出產的世界第一基地?我先說結論:在常規邏輯下,印度替換中國成為世界手機出產第一基地的可能性極大;但在制造業智能化進級、技術突破以及多元化經濟新形勢疊加泛起的條件下,可能性將無窮趨近於零。也許通過三件事,我們會有一個比較明瞭的謎底。

全球最大消費電子代工企業——富士康的流水線

第一件事,哪些因素決定著手機出產基地的選擇?
從過往的發展歷史來看,手機生產商的建廠決策依據並不是一成不變,但幾個重要的因素沒怎麼變化:勞動力本錢、營商環境、基礎運營本錢(勞動力薪酬除外)、市場規模以及配套產業鏈成熟度。我們需要弄明白一件事,現如今大部分智能手機都是手機品牌方給代工廠下單,由代工廠負責出產,而品牌方對於出產基地的選擇和代工廠的著重點有很大的不同。比較顯著的就是,手機品牌方更多考慮市場規模、營商環境、進出口政策等,而代工廠需要考慮的就是各類本錢題目。

印度存在基數龐大的功能機使用者在過去的十幾年裡,中國之所以成為世界手機出產第一基地,其主要原因是達到瞭兩個方面的核心利益訴求——既滿意瞭手機品牌方對於市場規模的期待,也滿意瞭代工廠一方對於本錢的期待。目前印度的基本情況是,它展示出瞭在市場規模方面的巨大潛力,也呈現出代工本錢方面的上風。除瞭這種趨勢之外,也有一些題目:第一,印度在智能手機消費方面存在巨大潛力有一個條件——印度人均經濟水平可以在未來十年裡極度靠近中國(達到80%以上,同時整個社會的基尼系數要低於中國);第二,印度在智能手機代工領域形成上風競爭力也有一個條件——印度的實際勞動力本錢(將效率核算進本錢裡)能夠達到較低水平(比如說在中國工人的50%以下),而其他本錢同樣達到較低水平(中國80%以下)。從目前來看,印度在這兩點上都間隔預期較遠,尤其是前者。

第二件事,常規邏輯下,印度手機制造成為世界第一的可能性不小。
看到高贊回答,我實在很認同他的觀點,事實上印度在手機出產領域的現狀,很像十幾年前的中國:那時候的我們經濟水平在抬升,擁有潛力巨大的消費市場,也擁有數目龐大的低廉勞動力,對於消費導向型的手機大廠和勞動密集型的手機代工企業來說,中國是個滿地黃金的寶地。那麼既然中國證實瞭這一模式的有效,印度也就存在這樣的可能性,不外跟十幾年前發生的故事會有點出入。第一,印度要長期面臨一個背景:中國依然是智能手機全球第一的單一消費市場,但中國在發展時期卻沒有這樣的顧慮。這將從消費級影響手機大廠的某些決議計劃,進而影響到代工廠的決議計劃。不外假如印度消費水平能夠迅速晉升,智能手機從各個層次實現消費數目的極大奔騰,同時能夠輻射到整個南亞、西亞甚至非洲地區,那麼可以抵消中國市場在消費方面的影響。第二,手機制造在印度的綜合運營本錢比中國低許多(至少30%)。為什麼這麼說呢?由於目前中國的智能手機品牌都很厲害,在消費端,中國企業具有全球佈局的能力,換句話說,不管手機在哪裡出產,貼上我的牌子我就可以賣向任何地方,那麼手機在哪裡出產不重要,重要的是誰代工的本錢更低。這個本錢包括單價,也包括時間本錢、風險控制本錢以及品牌認知帶來的潛伏本錢。這是其一。其二是代工廠綜合運營本錢的核算,行政本錢、基礎運營本錢、時間本錢(沒事停電停工都會造成成本上升)、用工本錢(工人失誤率高或工作效率低,都將造成用工成本上升),此外還有外貿、政府關系、社會環境等,這些都是印度面臨的題目。從常規邏輯來看,隻要手機出產的核心訴求不發生改變,外部環境也不會發生巨大變化,那麼智能手機產業鏈轉移基本上是個不可逆過程,印度也會成為增長最快的新興市場。所以說可能性不小。

自動生產流水線

第三件事,新形勢下,印度手機制造業崛起恐怕是一場黃粱美夢。
所謂的新形勢包含三個方面:技術新形勢、經濟新形勢、政治新形勢。技術新形勢指的是制造業進級,智能出產技術的巨大晉升。我們要知道一點,那就是假如手機組裝不再需要大量廉價勞動力的時候,那麼就意味著整個產業鏈對人才的需求層次發生瞭進級,對於工程師和科研工作者的考量將成為新的選址因素。同時優惠的進出口政策以及配套工業的發展力度會晉升權重。這也就意味著,代工廠在選址時可能會更傾向於成熟度較高的產業制造強國。經濟新形勢指的是多元化經濟的繼承發展,假如歐盟、東盟、上合組織等一起推動經濟和平發展,這是一個大趨勢。相比而言,當前的逆全球化是多元經濟發展時期的一次反抗,但這註定成為一場鬧劇,由於由奢入儉難。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傢都品嘗到全球化所帶來的經濟發展成果,那麼假如陷入極端對立,並因此發生不友好的事情,這是很多國傢都不願意看到的事情,而且科技已經打破瞭人類的溝通壁壘,全人類都擁有一個渠道熟悉彼此——我說的是互聯網。所以經濟多元化隻會越來越深入,那麼造成的後果可能是一次新的百花齊放,在這一次發展中,非洲國傢、南美國傢、西亞國傢、東歐國傢以及東南亞享有同樣的發展機遇,而中國可能成為新形勢下的一股核心氣力。同時這意味著另一件事很可能發生——制造業產業鏈的分散。留意,不是遷徙,是分散,這意味著我們在制造業轉移的目的地方面有著更大的主動權和把控力,我覺得印度並不是中國手機制造業轉移的主要承接者。政治新形勢就不多說瞭,中國崛起會在事實上壓迫印度的未來生存空間,當然我們永遠不會承認這件事。而反過來說,印度的發展壯大也會壓迫其他國傢的未來生存空間,我們或許不是它的主要對手,但很長一段時間裡,印度在戰略意義上對中國的敵視都將存在,甚至比越南還要迫切。那麼我們會做什麼呢?大傢可以猜想一下。
總結
實在深入分析之後就會發現,我們並不需要擔心手機制造業轉移,由於至少在五年裡,這是一個發生幾率趨近於零的事情。而五年後,新形勢的泛起可能將徹底掐滅中國制造業產業鏈向印度遷移的可能性。換句話說,印度現在面臨的是一個挑戰,以及一個基本確定的最多隻有十年的時間窗口,假如印度在時間窗口封閉前沒能實現產業鏈遷移,那麼在消費電子出產制造領域,印度可能將一無所獲,並成為外國品牌的逐鹿之地。而假如它實現瞭轉移,我覺得未必是件好事——這又是另一個故事瞭。我們中國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獨一要做的可能就是晉升教育科研,增強我們在科技領域的實力。“科技是第一生產力”,誠哉斯言!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