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Read Time:50 Second

【文/觀察者網 嚴珊珊】如今,“帶貨”主播做公益,在一些網友眼裡成瞭尷尬的存在,到底是借著“助農”的名義賺流量還是真心實意做好事?網友們褒貶不一。

昨晚(9月4日),全國青聯委員、淘寶“第一主播”薇婭在為公益直播預熱時,遭質疑“助農、捐希望小學是博眼球”,隨後委屈落淚。5日凌晨,@薇婭viyaaa 發文,為自己沒有控制好情緒道歉。

4日晚,薇婭與助理在淘寶進行例行直播,當晚直播間共有1557萬人次觀看。

直播中,薇婭為5日的“豐收節”公益直播預熱,稱會為網友推薦鄉村好物,還會請到幾位縣長走進直播間推薦當地特產。

期間,直播間出現瞭一些質疑的評論,稱其做公益是“博眼球”“商業化”,並批評薇婭選品不認真“坑人”。

對此,薇婭解釋道,她不認為商業化有錯,她也完全沒必要“坑大傢”,並發誓所有選品都經過自己和團隊親自試用,隻希望大傢在直播間能看到正能量。

說著說著,薇婭突然開始哽咽,堅稱自己即使上綜藝,也還是認真對待主播這個職業,為瞭滿足更多網友的選擇,考慮到“國貨”推廣,選品其實越來越難,有時還會被別有用心的商傢冒名,給消費者造成誤解,她的壓力非常大。

但想到自己真心誠意做瞭這麼多,仍然收到大量惡評,甚至還被揣測建希望小學和做“豐收節”都是為瞭博眼球,薇婭抽泣瞭起來,旁邊的助理也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不過隨後,薇婭調整好瞭情緒,繼續完成瞭直播。

5日凌晨,薇婭在微博發佈長文,為自己沒控制好情緒道歉,稱“做公益從來都不是為瞭給別人看,而是我一直以來想要做的事情”,希望直播間是一個給大傢開心選擇東西的地方,不想把太多復雜的情緒帶給大傢。

實際上,被評為“阿裡巴巴2019脫貧攻堅公益主播“和”淘寶十大公益扶貧主播”的薇婭,近年來確實實實在在參與瞭不少慈善活動。

今年疫情期間,她多次主持“公益助農”直播,幫受疫情影響產品滯銷的果農和企業減輕負擔。

6月16日,薇婭榮獲第十七屆(2020)中國慈善榜“創新慈善特別貢獻獎”,並以1316.70萬元捐款金額位列“2020中國慈善傢榜”第44位,同時榮登“抗疫捐贈榜”。

7月洪災發生時,薇婭向傢鄉安徽廬江捐贈瞭200多萬款物,隨後又向江西上饒餘幹縣捐贈瞭總價值116萬元的抗洪物資,獲得餘幹縣人民政府的認證和致謝。

圖源:餘幹縣人民政府網站

此外,她援助瞭37所貧困地區的學校。9月3日,她還在微博分享瞭安徽六安金寨縣吳傢店鎮“薇婭希望小學”開學的消息。

8月,因為“努力做青年表率,參與各種公益活動,向青年傳遞正能量”,薇婭當選第十三屆全國青聯委員。

然而,在“帶貨”主播的身份下,這些實打實的公益事跡還是受到瞭質疑。

不過,仍然有很多人對薇婭表達瞭支持。

如今,做公益和提高曝光率似乎被視為一種“捆綁”的營銷模式,公眾人物不管是低調還是高調,隻要做瞭公益被宣傳都會引來“作秀”的質疑聲。

出現這種聲音的原因,一是“慈善作秀”的真實存在。近年來,包括明星“詐捐”在內的一些“假慈善”事件,打著公益的幌子博眼球吸粉,實際並無行動,確實消耗瞭公眾的信任感,損害瞭明星慈善活動的整體形象。

二是信息不對稱。普通人做公益,尚且面臨捐瞭錢而不知錢用在哪裡的問題,那高調曬出賬單的公眾人物,這筆錢到底捐沒捐,有沒有落到實處,自然會讓部分網友產生疑惑。

畢竟慈善帶來的正面流量,確實能為公眾人物帶來曝光率和商業變現,一定程度的公眾監督無可非議。

但當質疑變成一種潛意識,這種苛責態度恰恰是慈善文化的缺失,會讓想做公益的人產生顧慮,反而不利於社會公益事業的推廣。

版權聲明

本文系用戶獨傢授權發佈風聞社區的稿件,轉載請聯系觀察者網。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