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Read Time:33 Second

導讀:《陳情令》第6集,原來上一集的買天子笑的人是魏無羨。這一集,又有瞭經典的神還原名場面,藍二哥哥要醉酒瞭。不得不說上一集末尾的這一招錯覺感,導演的手法有點高明額,前面一個鏡頭是藍湛,畫外音接的是天子笑的叫賣聲,然後就看到有人放下銀子拿走瞭天子笑。而到底是誰拿走瞭天子笑,誰放下的銀子,也很講究,就畫面感來看,應該是藍湛拿的天子笑放下銀子,但是到瞭這一集,我們就該明白,不大可能是藍湛拿的酒,因為他還厲聲呵斥魏嬰等人,稱雲深不知處禁酒。但如果是魏嬰偷拿的酒,藍湛悄悄付的錢的話,這下子,就將兩人的關系又拉近瞭一步。當幾人被藍湛訓斥的時候,魏嬰取巧偷偷給藍湛貼瞭一張符咒,讓藍湛乖乖喝瞭那一杯酒,結果有生之年讓我們得見瞭真正的一杯倒。而且,藍湛醉酒的時候,還有點可愛,話也多瞭起來,魏嬰怎麼能放過這樣的藍湛呢?趁其醉酒很聽話很可愛的期間,他還哄瞭藍湛讓他叫自己魏哥哥。但這並不是全劇唯一的藍二哥醉酒戲,後面還有更精彩的,要是起個標題,後面一次醉酒,應該稱作“震驚!藍二哥趁醉酒偷摸做這種事,竟想不到平時不茍言笑的機竟然是這種人?!”另一邊,溫情通過秘術傳話於溫若寒,他們也猜到瞭陰鐵的位置,很可能就是水裡。喝瞭酒,甜瞭夠,然後一行人第二天就被打瞭,因為觸犯瞭藍氏傢規呀!但這件事又間接助攻瞭忘羨的關系,他們一同在寒潭療傷,意外掉落到瞭藍翼藏身的地方,也掉瞭裝備陰鐵一塊。在醉酒的時候,魏嬰得知藍氏非常看重頭上的抹額,非父母妻兒不得觸碰,在這寒潭當中,為瞭免讓魏嬰被藍氏的武學所害,藍湛將抹額取瞭下來,一邊系在魏嬰手上,一邊系在藍湛手上,由此可見,二人的親密關系,又更進瞭一層。這裡,也不得不提到藍翼的扮演者李若彤,導演的選角很厲害,真的很符合,隻是看到她,想起的還是姑姑,想如今的李若彤已經是年過半百的人瞭,看她的顏,還是二三十歲的模樣,真的是歲月不會偷走美人顏呀!而藍湛去掉抹額的顏,也高瞭幾分。陰鐵確實在水裡,溫氏的猜測果然沒錯,而魏嬰,也從藍翼處得知瞭些許關於陰鐵的傳說,與講學時,魏嬰課堂上的言論類似,藍翼這位藍氏史上唯一一位女傢主,也有著與魏嬰類似的想法,覺得陰鐵怨氣既然度化不瞭,就可以加以利用。在百年前的藍翼,也是如此想的,隻是可惜她沒能駕馭得瞭陰鐵,最終就在這寒潭底下,用靈識封印著陰鐵,近百年瞭,藍翼的靈識也越來越弱瞭。而百年前的藍翼,也有一位至交好友抱山散人,是魏嬰娘親藏色散人的師父,這一層淵源,也不由得讓人猜測一番,藍翼與抱山,就是另一對的藍湛與魏嬰呀!一個是離經叛道,追求創新,一個是紅塵知己,默默守候。原來,修仙界中,他們的感情也如此相似。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

By 婪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