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Read Time:40 Second

上瞭半個月的課程,終於完成瞭學業,於周五結束瞭。

看瞭一下公眾號,已經缺瞭三天的內容瞭,也許辜負那些等待更新的朋友瞭。

周四那天的學習,真的是太累瞭,晚上的課程結束,我就打起瞭瞌睡,十點就休息瞭,一覺睡到早上七點,第一次沒更新公眾號。都這種年紀的大叔瞭,連著半月的學習,尤其是第二周的學習,日程安排的滿,強打精神撐著,有點吃不消哦。

周五下午的結業儀式,認真的參加。隨後建瞭個群,把書法班的朋友都拉進去,便於今後的聯系。我是熱心人,群是我建的,我的本意是將群主轉讓給班長,被班長拒絕,班長就任命我當群主瞭。

當晚,幾個朋友為我慶祝,喝瞭個小酒。回傢的時候,都半夜瞭,也沒有更新公眾號。這是周五的事,公眾號沒有更新。

昨晚,另外一撥朋友為我接風,以為我是去北京學習瞭,我告訴他們在傢上的網課。那也不行,繼續吃飯喝酒。回傢的時候,倒也不是太晚,11點半,我打開電腦準備寫一篇,結果是趴在電腦上睡著瞭,公眾號依然沒有更新。

咳咳,有點不靠譜,算是一個大叔的囧事。

因為上課的緣故,算來有多天沒有寫字瞭,這也是一個重要的缺憾。前天購買瞭《大觀帖》,到貨後,一直手不釋卷,一臨為快。也就是說,從昨天到今天,更多的時間是在臨帖寫字。

今天上午,學生來請教《月儀帖》,當場示范,前後寫瞭有五六紙。雖然是很久沒寫瞭,但早年確實是下過功夫,寫起來沒有什麼障礙,還是比較順手的。

我告訴學生,學習草書,無論是今草還是章草,都要邊臨邊記草法,這兩條腿走路缺一不可。臨,學的是草書的造型和筆法,但草法必須要下死功夫去背。草書已經是符號化的文字,和平常的楷書相比,這就是另外一門文字。

隻能通過死記硬背的方法去識、去記,在自己的記憶深處形成牢固記憶,平時見到與文字有關的字,首先要想到這個字的草書如何寫,自己是不是會寫,自己都會幾種草法,迅速展開聯想,強化腦子中的草書符號記憶,這樣學習的草法的速度和效果是很快的。

今年疫情初度,我和學生金良乘車去吃飯途中,每看到漢字,我都問他知不知道草法如何寫?就是為瞭啟發他,讓他知道這種方法。金良能答一些,但距離我的要求還有一段距離。

這種見漢字聯想的方法,被我還運用到瞭普通話練習上。我每看到一個廣告牌、或者門店的時候,就出聲朗誦出來,或者是模擬電視臺的播音腔,或是模擬那種很誇張的廣告腔,有時甚至是用譯制片腔來朗誦。不理解我的人,以為我神經瞭,有精神病,我覺得這種方法很有效。隻要自己覺得有用,咱也不耽誤其他人,何必在乎別人的眼光呢?

有人臨我的草書作品,甚至都能賣錢瞭。隻是章法、字形上略像,至於筆法氣韻根本談不上,但足可以蒙外行瞭。此人學字有一個特點,你問他寫的是什麼內容,他其實並不知道的。隻是把書法當成一種平面美術、抽象符號去對待,究竟裡面是什麼內容,其人是不理會的。

今天和大傢聊這麼多吧,接下來發我的臨帖作品,圖片比較多,希望對您有所啟發。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