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吹牛的馬斯克危險的腦機接口技術

吹牛估計是全世界男人的通病,中國有句俗話“十個男人九個吹,還有一個沒學會”。

回憶一下小時的作文《我的理想》,有說要做科學傢的,有許多要做飛行員的,當然也有要拯救全世界的。

馬斯克可以說是頂級吹牛王,國人覺得最大的牛就是吹破天,馬斯克的牛真的吹破天瞭。

馬斯克說要衛星上天,他真的上天瞭。憑個人一己之力完敗國傢隊。重要的是既省人力更省財力,真讓人懷疑那些花舉國之力的航天部門是不是有什麼貓膩。

馬斯克要搞個星鏈,一排排還真的上去,成瞭美麗夜空的一道風景。也許不用多久,我們真能占到他全球互聯的光。

馬斯克說他的隧道技術,可以節省百分之九十九的成本,現在好像沒幾個人懷疑他的這些說法瞭。

至少到目前為止,馬斯克是唯一一個把牛吹破天,又能讓他實現的人。

美國人喜歡幻想,所以美國吹牛的人也多。

但馬斯克這次在豬身上做的實驗是最震動我的,和他的衛星上天、特斯拉落地比,這隻豬對未來世界的影響將不可估量。

甚至毫不誇張的說,所有的什麼核武器、所有的法律、所有的一切秩序,假定有一天真被破壞,一切的源頭就來自馬斯克的這頭豬。

馬斯克正在宣傳腦機接口技術進展。他再次站在大眾G點的風口上,讓粉絲又high瞭一次。

解決各種病變,解決記憶問題,用大腦就可以控制機器,隻要想什麼就可以讓機器做什麼,這是很多人對這項技術的美好憧憬。

懶惰是常人天性。有瞭汽車,人不用走路。有瞭外賣,不需要下樓去餐廳吃飯。有瞭洗衣機,洗衣服省事多瞭。懶惰是無止境的,最理想的是「心想事成」,隻要想一下,就把事情做瞭。

然而沒有人會輕易嘗試在自己腦袋裡裝這個東西。或許在未來幾十年,也隻有一些有生理損傷的人會做這個手術。但是總有人會去推動這項技術。尤其是那些想控制你的人,比如那些大數據和監控的愛好者。

那些想讓你掏錢的商人,那些想讓你服從的管理者,比你更熱愛腦機接口。

他們不會跟你說加瞭腦機接口是為瞭把你變成「缸中大腦」。他們會這樣宣傳:腦機接口給人類帶來巨大福音,它可以讓你「心想事成」,也可以幫你思考決策。

你想幹什麼,隻要腦袋裡想一下,人工智能就會幫你提供最好的解決方案,機器人就會把你想做的工作替你完成。

如果你的孩子讀書成績不好,根本不願意上課,可以通過腦機接口把知識輸入到她大腦中,讓她五歲就背誦大英百科全書,認識75萬個英文單詞,九歲就達到愛因斯坦的物理水平。

你能抵禦這種誘惑嗎?

即便是基因編輯,讓孩子更聰明、更高、更健康、更美貌,都可以讓人趨之若鶩,更何況是讓凡人變成天才的腦機接口技術。

或許你聽過這樣的話,如果你不是想幹壞事,為什麼不登記身份證?如果你不是犯罪和做不道德的事,為什麼要反對實名制?如果你掙錢花錢都合法,為何會反對數字貨幣?

未來的腦機接口社會,可能就是這樣的,你若不是xxx,為什麼怕別人知道你的思想?

假設一種情況,當你看到大多數人通過腦機接口實現瞭種種夢想,獲得各種成功,你能甘心做一個最不成功、最底層、被社會拋棄的「多餘人」嗎?你若願意享受腦機工程帶來的好處,隻需要在大腦裡裝個電極,接個芯片,僅此而已。

等到大多數人都變成瞭「腦機接口人」,極少數的正常人就會變成異類,父母會從小強迫孩子變成腦機接口人,正如很多孩子從小就要被割掉包皮。

通過物聯網和大數據的宣傳,可以讓大眾相信:拒絕腦機接口是一種落後、愚昧、罪惡的行為。

拒絕成為人腦接口的異類會寸步難行,正如今天你沒有一個手機號碼和一張身份證就會寸步難行。工作生活需要經過大腦掃描,確定你沒有任何危險的、反社會的、不符合標準價值觀的思想。一旦發現你有不正確的思想,就會抹去。

人的可貴,或者說人之所以為人,就是他有獨立的思想,自由的意志。任何的統治者,他要做的首要大事就是控制人的思想和精神。

奧威爾曾經說過,誰控制瞭過去,就控制瞭現在;誰控制瞭現在,就控制瞭未來。

這句著名的警句建立在人類有記憶的基礎上,如果思想和精神可以被控制,奧威爾的這個預言就要被改寫:誰控制瞭那個芯片,誰就控制瞭整個人類。

據說美國政府已經批準瞭馬斯克這傢研發機構的人腦實驗,也就是說從動物研究進入到瞭人類實驗。

科學的發展是人類無法控制的,但科學的使用人類還是有辦法控制的。

我們不妨想象一下,如果對人精神控制的技術成熟,這技術應該由哪個國傢掌握或者保管?

如果馬斯克不吹這牛,不去實現這個牛,也就算瞭。現在好,潘多拉盒子一打開,惹出來的都是事。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