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軍沒有任何一個成功不冒險直面風險豁出去幹

在萬眾矚目的小米十年發佈會上,雷軍說:“沒有任何一個成功不冒險,直面風險,豁出去幹。”

這一刻是雷軍的高光時刻,小米成功上市,股價恢復到歷史的最高點。

小米十周年

不敢冒險的人通常一年犯大約兩次重大錯誤。敢於冒險的人通常一年也會犯大約兩次重大錯誤。——彼得德魯克

1948年,7個阿拉伯國傢聯合入侵以色列。同年5月,一支埃及裝甲部隊慢慢逼近特拉維夫。此時,有過二戰戰爭經歷的萊納特,被任命為剛剛組建的以色列空軍的指揮官。

以色列所擁有的可用於抵抗埃及軍隊的唯一力量就是四架拆分成部件剛運來的飛機。這唯一的四架飛機經過組裝,還沒來得及進行安全試飛。萊納特被命令率領這4架飛機抵抗埃及軍隊。可他非常清楚如果不先試飛,就得在戰鬥飛行中承擔額外的風險,他請求推遲一天先試飛再行動。可被告知不能推遲一天。

此時埃及軍隊已經十分逼近,如果推遲一天,很可能特拉維夫就已經不再需要防守瞭。萊納特和其他3名飛行員知道將要面臨的風險,他們一致認為值得這樣做,很快他們起飛迎敵。最終他們成功地阻擊瞭埃及軍隊的進攻,埃及軍隊沒想到以色列還有空軍,一擊就潰散瞭。

想要抵達巔峰,我們不可能消除風險。萊納特如果不冒險,可能就阻止不瞭埃及軍隊的進攻,也保護不瞭他們的國傢。

《德魯克的自我發展智慧》這本書告訴我們希望消除風險的想法是徒勞的。

01德魯克把風險分為四種

風險就是指在一個特定的時間內和一定的環境條件下,人們所期望的目標與實際結果之間的差異程度。換句話說,風險就是指一個事件產生我們所不希望的後果的可能性。某一特定危險情況發生的可能性和後果的組合。

德魯克把風險分為四種:

必須接受的風險。這類風險是自己行業或專業所固有的。比如運動員,他們所面臨的傷病風險,必須要接受的伴生風險,同時也是運動的一部分。能夠應對的風險。耗費時間和精力去追求一個機會,是我們能夠承擔得起的風險。不能應對的風險。就是超出我們的能力,即使我們去借錢,但相對我們的經濟能力,數額太大,不管這個機會多麼誘人,這也不是我們能夠承擔的風險。換句話說是無力承擔的風險。不得不承擔的風險。費時費力去追求一個機會,就是我們應該願意去承擔的風險。比如我們開車,雖然有出車禍的風險,但開車能夠帶給我們更多便利和爽感,是我們願意承擔的風險。

02面對任何風險都會心生恐懼

在分析任何新的風險或機會時,不僅有風險,還可能面對沒有事實的恐懼。

依據恐懼心理,我們隻有在全面分析後,才能知道全部的事實,什麼是真實的,什麼是對的。

托尼·羅賓斯講過,恐懼代表的是“看似真實的虛假證據”。

這句話說得很有道理,我們這個問題瞭解得越多,虛假證據就會越少,我們對恐懼也就越少。

為瞭減少這種恐懼,我們要盡可能多地收集信息。通過信息分析,得出是否值得我們冒險去做這件事。

但我們要註意下,分析問題的時間不能太久。如果分析時間太長,很可能我們就會錯過最佳時機,往往會造成得不償失。

萊納特在決定起飛迎敵時,如果花費大量時間,很可能以色列的都城特拉維夫,早已被埃及軍隊攻破,他們再起飛執行任務已是沒多大意義瞭。

03不能杜絕風險但可以管理好風險

沒有機會就沒有風險。我們如果不采取行動才是最大的風險,可以從很多的活動中看到這種情形。

比如生產膠卷相機的柯達,它沒有做錯什麼,可卻被時代無情地拋棄。當數碼相機出現,柯達沒有行動,沒有抓住這新的行業機會。以為自己是行業裡的老大,沒人可以撼動自己相機行業地位,也可以左右市場。結果他們被市場狠狠地踢出去瞭。

我們為個人生活做決定時,往往因為怕惹麻煩而不采取行動。但我們需要為這個不采取行動找各種借口;而冒險需要合理的理由,可能比為不願冒險準備的借口更為重要。

在通往成功的路上,我們要評估風險,必須確定自己想要把握的機會是什麼,願意和不願意接受的風險是什麼。

管理風險我們需要做到以下幾點:

專註於最大化機會,而不是最小化風險甚至消除風險。多方面而不是片面甚至是孤立地看待重大機會。分析機會是不是和我們要做的事情相匹配。

#人文#

寫在最後

《德魯克的自我發展智慧》這本書告訴我們,我們要抵達成功的彼岸,就不可能避免風險,但我們可以管理風險,我們需要為自己取得的成功機會承擔一定的風險。

碼字不易,請留言關註支持。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