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Read Time:56 Second

文/孟永輝互聯網模式的興盛與衰落帶來的並不僅僅隻是生長,更多的是反思。反思的重點在於互聯網模式帶來的這種生長究竟是內生的,還是外化的。從當前人們對於新技術佈局的熱忱來看,互聯網模式帶來的生長是外化的結果,即收割紅利的結果,一旦紅利不再,這種發展勢頭便戛然而止。這是資本退潮、流量見頂的大背景下互聯網行業熱度減退的根本原因。於是,人們開始反思互聯網,開始反思這個曾經給我們帶來野蠻生長與無盡想象力的存在。在這個過程當中,有詆毀,有公正;有客觀,有狹隘。總之,從人們對於互聯網冰火兩重天的看法來看,直到現在人們都沒有找到一個正確地看待互聯網的方式和方法。正是因為如此,當人們將發展的目光轉向新的方向,一場有關互聯網的分野便開始出現。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便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誕生的。按照表層邏輯:所謂的消費互聯網,其實就是收割資本和流量紅利的,這種發展是野蠻的,淺層的,無法持久的;所謂的產業互聯網則是以新技術與產業的深度結合為內生驅動的,這種發展是科學的,深度的,可以長久的。表層邏輯的淺顯讓一場以詆毀消費互聯網為榮的論調開始出現。然而,如果僅僅隻是以詆毀消費互聯網來彰顯產業互聯網的偉大未免有些太過狹隘瞭,須知,當消費互聯網一無是處的時候,以往的我們同樣是不值一提的。因為詆毀消費互聯網,其實就是在詆毀以前的自己。即使是在產業互聯網業已成為發展方向的大背景下,我們依然需要以正確的視角來看待消費互聯網,因為隻有對消費互聯網有瞭正確的看法,才能開啟產業互聯網的發展新世代。一味地將消費互聯網與產業互聯網割裂的做法,非但無法有效地促進產業互聯網的發展,反而還將會把產業互聯網的發展帶入到死胡同當中。消費互聯網固然是以收割紅利起傢,但,它卻完成瞭早期的啟蒙任務,這不僅為後來的產業互聯網提供瞭生長的土壤,同樣讓產業互聯網有瞭一個明確的方向。在消費互聯網時代,廣大C端用戶的消費行為和習慣發生瞭本質改變,並由此引發瞭新的需求,消費升級便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誕生的。需要註意的是,消費互聯網對於C端的迷戀與依賴,對於B端的無動於衷同樣讓B端市場失去瞭一次主動變革的機會。於是,當消費升級時代來臨,很多的B端用戶其實是無法以新的產品和用戶供給C端用戶的。慶幸的是,在消費互聯網時代,我們同樣看到瞭廣大的B端用戶開始觸網,盡管這種觸網本身並不是基於深度改造自身的角度的,而是更多地為瞭獲取流量。因此,真正意義上的產業互聯網其實是從消費互聯網時代便已經開始瞭,隻不過在消費互聯網時代,產業的變革僅僅隻是停留在後半程的產品和服務的銷售和營銷上面,並未真正深度到行業發展的深層次部分而已。值得註意的是,在消費互聯網時代所開啟的這種類型的產業變革之所以並沒有觸及到產業的本質,並不是因為B端用戶偷懶,甚至存在投機心理,而是因為真正能夠給產業帶來深度改變的技術並未成熟,甚至出現所決定的。換句話說,在消費互聯網時代所開啟的產業變革僅僅隻是在傳統互聯網技術的架構下完成的,而傳統的互聯網技術隻能給B端產業帶來銷售和營銷模式上的變革,而無法深度影響到更深的層面。正是因為如此,所謂的產業互聯網其實是以互聯網為起始點的,而不是以新技術的萌發為起始點的。隻有認清瞭這一點,我們才能真正將消費互聯網與產業互聯網串聯起來,而不僅僅一味地割裂它們,讓我們每一個人都參與的消費互聯網變得一文不值。當消費互聯網完成瞭對於產業變革的啟蒙之後,當資本和流量的紅利見頂之後,特別是當新技術開始萌芽與出現,人們開始在傳統的互聯網技術之外,找到瞭開啟產業互聯網發展的全新突破口。以大數據、雲計算為開始,人們開始從新技術的角度思考對B端用戶進行深度改造的方式和方法。淘寶的千人千面、逐漸風靡的資訊網站的智能算法推薦都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出現的。從表面上,這種方式依然是為瞭更加精準地獲取流量,但是,其實從這一刻開始,以改造B端為代表的全新發展已經開啟。經歷瞭早期的數據積累和算法技術的發展之後,對於B端的深度賦能已經不再僅僅隻是局限在流量賦能這麼簡單,而是開始更多地用大數據和雲計算去指導B端行業用戶的生產和制造。由此開始,產業互聯網才算是真正從表層轉向深度,產業端的變革同樣才真正開始。當大數據、雲計算的發展日臻成熟,區塊鏈和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數據深度學習和應用為代表的新技術開始出現。同大數據、雲計算僅僅隻是進行指導不同,區塊鏈和人工智能技術更多地是通過深度改造行業內在的組成元素來實現對於B端行業的深度改造。通過區塊鏈和人工智能技術實現的是對於B端行業內在元素的替代和改變,傳統以人為主體的生產元素開始被重新解構,甚至被AI所替代。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的生產元素在B端行業的不斷出現,正是這種現象的直接體現。無論是以金融、物流、制造為代表的傳統行業,還是以電商為代表的互聯網行業都在經歷一場以新技術的深度應用為代表的顛覆性的變革。在這個大背景下,以新為主打的全新行業格局開始出現,真正意義上的產業變革開始出現。同消費互聯網時代僅僅隻是改變產業後半段的營銷和銷售環節不同,產業互聯網時代更加關註的是對於產業上半段的設計、生產環節的深度改變。具體來講,就是改變傳統時代以人為主體的生產元素、生產流程,改變傳統時代的產品和服務形態,以更好地滿足消費升級時代C端用戶的需求。這場建立在新技術之上的產業變革是以生產元素、生產資料的深度、徹底和全面的改變為終局的。實質上,就是要將傳統意義上以人為主體的行業構成元素改變成為以數字、數據為主體的行業構成元素,最終讓有形的人、財、物,改變成為無形的人、財、物。當傳統行業的內在元素真正完成瞭數字化的改造之後,產業互聯網才算是真正完成。因此,產業互聯網其實是以數字化為終局的。當我們並未完成對於B端行業的數字化改造之前,產業互聯網並未真正實現。當產業互聯網開始風靡,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將其與消費互聯網割裂開來看待,甚至為瞭彰顯產業互聯網,而詆毀消費互聯網。這種做法其實是錯誤的。所謂的產業互聯網其實早已在消費互聯網展開,隻不過那個時候的產業化變革僅僅隻是局限在特定的技術、特定的模式、特定的層面上而已。真正以互聯網為始,以數字化為終,以更加理性和全面的角度來看待產業互聯網,所謂的產業互聯網才能告別浮誇,回歸理性。作者: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傢,特約評論員,行業研究專傢。長期專註行業研究,累計發表財經科技文章超400萬字。支持保留作者來源的分享,轉載請保留作者版權信息,違者必究。舉報/反饋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