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Read Time:55 Second

文 | AI財經社 劉雪兒

編 | 華記

本文由《財經天下》周刊旗下賬號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臺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繼豐巢事件糾紛後,快遞行業又迎來重大轉折。

9月1日晚間,圓通速遞公告稱,蛟龍集團、喻會蛟、張小娟擬以17.406元/股向阿裡網絡轉讓3.79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2%,轉讓價款為66億元。轉讓完成後,阿裡網路與阿裡創投、菜鳥供應鏈合計持有22.5%的股份,為圓通第二大股東。

圓通在A股市場的表現還算冷靜,2日漲停,3日跌6.48%,港股的圓通速遞國際的漲勢迅猛,9月2日漲幅259.3%,9月3日漲幅15.94%。

潛藏在背後的,不僅是菜鳥和圓通在國際化戰略上的相互需要,更有圓通想重返昔日寶座的野心。

1 航空物流優勢僅次於順豐

為什麼阿裡與圓通會產生進一步的火花?圓通表示與阿裡、菜鳥的合作重點包括全球化、數字化兩塊。有業內人士分析,圓通在航空、國際領域的優勢,是區別於阿裡陣營其他玩傢的亮點。

一個典型的例證是,圓通是除順豐外第二傢擁有自有航空公司的民營快遞企業。從2020年半年報看,雖然圓通自有機隊12架,不敵順豐自營和租賃貨機73架,但航空線路和覆蓋區域差距不大。順豐覆蓋2004條航空線路,國際小包業務覆蓋全球225個國傢與地區,而圓通子公司圓通國際覆蓋超150個國傢與地區,有超2000條航線。

構建航空物流壁壘並不容易,關鍵要肯砸錢,比如圓通嘉興機場就投入66.1億元,而且建成後還需要一段爬坡期。京東8月剛花30億元控股跨越速運,看重的也是航空物流資源,但跨越缺乏自營機隊,與順豐、圓通還有差距。

這種優勢可以助力阿裡的全球化戰略。

在8月結束的2020財年第一財季電話會議上,張勇說阿裡的目標在於打造一種全球化網絡,這是阿裡的長期戰略,但也會根據地緣政治環境變化等調整。據瞭解,阿裡國際站每一年的GMV增長率都超過100%,第一財季國際商業零售業務、國際貿易批發業務營收分別為70億元、32億元,增速分別為26%、43%。

這也反向推動菜鳥物流的業績增長,菜鳥物流該季度營收同比增速超50%,甩開大部分業務增速,營收也超過餓瞭麼主導的當地消費者服務業務,阿裡解釋這源自國際商業零售訂單平均收入和訂單量都增加。

2 圓通“奪二爭一”有戲嗎?

合作加深背後,是否隱藏著圓通更大的野心?在快遞專傢趙小敏看來,圓通在為“奪二爭一”鋪路。

圓通在2015年超越申通成為快遞老大,此後被中通、韻達超越,如今市場份額落居第三。這很可惜,要知道圓通曾創下多個行業第一,2005年最早接入淘寶平臺,2016年率先上市,並收購香港先達物流(如今的圓通速遞國際),最早搭建“A+H股”架構。

在趙小敏看來,圓通內部機構臃腫、人效較低、流程冗長,對市場反應過慢,對網絡末端渠道不夠重視,都導致被反超。“圓通需要一場迫切的變革,本來它應該在2016年上市前變革,但上市後四年都沒有大的動作,依然滯後。”

那麼,圓通“奪二爭一”是可能性有多大?先來看它與韻達的差距。

截至9月3日收盤,韻達市值605億元,領先圓通A股市值63億元。從2020年半年報看,韻達市場份額16.61%,領先圓通2個百分點。但二者在營收、營業成本、單票收入上相差不大,圓通的凈利潤甚至比韻達高出近3億元,毛利率比韻達高2.6個百分點,但圓通上半年的研發費用很低,有1362萬元,僅為韻達的1/10,可能影響後續的長期競爭力。

可以這麼說,圓通與韻達的整體差距不太大,努一把力還是有希望的。

韻達這傢公司稍顯獨立,是最後一傢被阿裡入股的頭部快遞企業,阿裡持股也僅占2%。趙小敏認為,持股之低說明韻達戰略搖擺不定,其實韻達有時過於自信,對市場判斷有一定偏差,“韻達認為現在第二就能往第一上發展,其實它與其他幾傢相比沒有太大優勢,目前的競爭態勢對韻達明顯不利。如果業務增速再下降,股價也會受影響。”

與之相比,圓通就緊跟阿裡步伐,包括在國際化、一帶一路戰略上分杯羹。“每傢企業掌門人想法不同,圓通就想和有更多資源的企業合作,現在圓通在資本市場、網絡業務層面趨勢向好,但最終怎樣我們持謹慎樂觀的態度,畢竟它曾經手裡也有很多牌。”

自從拼多多搶奪快遞包裹30%的市場後,菜鳥已經加深與內部聯盟的合作,無論是新入股還是增持股份,留給拼多多物流佈局的時間不多瞭。對此,趙小敏表示,“拼多多去年提出建新物流技術平臺,但一年過去,沒有實質動作,能用的牌越來越少,後面要付出的成本會更大。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