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Time:29 Second

今年熱度最高的《乘風破浪的姐姐》已經接近尾聲,9月4日成團在即,其中的“浴室歌姬”黃齡有實力、沒野心,還很有趣,這使得她無論是在姐姐們中間,還是在輿論場,都幾乎做到瞭零差評。黃齡在參加《姐姐》這個節目前比較少參加綜藝節目,隻認為能夠靠作品說話。但是疫情期間舞臺也很少,很少能夠跟觀眾、粉絲有近距離接觸,節目組邀約第一反應就是要去,有跟唱歌、音樂相關的,本能反應都是很想要去的。在《用盡我的一切奔向你》中的rap黃齡唱到:“不夠有野心,歌紅人不紅”,經過三個多月的“乘風破浪”,黃齡如今覺得野心每個人都有,就是看什麼時候想拿出來野一野,“跟著感覺走就好瞭,我覺得我在舞臺上是有野心的,一下瞭舞臺大傢就應該把節奏慢下來,讓自己休息休息。”在袁詠琳淘汰時,黃齡哭得很傷心說“分別的感覺不是很好”,但其實她不是一個很容易動情的人,隻是覺得這個節目和姐姐們都很有魔力,有人要離開的時候就是會難過。Cindy因為是相親相愛很長時間,走瞭當然是會難過。“唱歌像是信仰和呼吸,已經融入瞭血液裡”。因為唱歌,黃齡跟藍盈瑩的感情很好,也有瞭CP名“藍精齡”,甚至都有瞭超話,面對分歧的時候商量就好瞭,“我們因為第一個團就在一起,性格是很互補的,所以我們自己就是一個小團。”黃齡在節目裡展現瞭驚人的設計天賦,很喜歡給大傢剪衣服,並自稱“剪刀手”,黃齡卻說自己不要做業餘的設計師,隻是覺得剪衣服這個動作很愉悅。就如同黃齡自己說的自己確實是一個不是那麼在乎別人看法的人,要為自己活,眾口難調。黃齡在節目中展現出瞭自己可愛、靈氣的一面,但有網友覺得“作”,
被叫“小作精”黃齡卻覺得蠻好的,“我有的時候是蠻作的呀,喜歡就喜歡,不喜歡也挺好的。我覺得我的作呢,是作自己的事情,作自己的一些小儀式感,業務呀,有沒有唱好有沒有跳好,應該不會影響到別人吧?”如果成團的話,黃齡覺得自己應該是心態擔當,儀式感擔當,因為到哪兒都喜歡帶著我的娃娃、樹懶公仔,蠟燭呀,浪漫的燈,香薰,蠟燭一定要帶在身上,要點好,燈光要很浪漫的,要有音樂的。最滿意的舞臺是《新物種》,同時也很喜歡《情人》。

0 0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