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大师沈巍现场秀书法,网友称赞:八个字秒杀田英章

\”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俗语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意为人若处在贫苦的环境下,便会事事艰难,少有快意。去年,一位火爆网络的\”流浪大师\”爆火出圈,他住在地铁口、桥洞下,只靠捡垃圾、卖废品维持生计。

但说起《左传》、《国语》等国学巨著,他娓娓道来,引经据典;《莎士比亚全集》、《十字军骑士》中的文学主旨与深刻思想,他也信手拈来,谈吐自若,他就是坐拥140万粉丝的\”网红\”沈巍。

人民广场的图书馆,是儿时沈巍最爱去的地方。沈巍是家中的长子,父母亲对他成长的安排与把控极为严格,从来不许他有任何的课外爱好,做与学习无关的事。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正逢中外名著解禁,上海作为潮流之都,最先响应了文化引入的潮流,开设的书店门庭若市,皆排起了长龙,此时十几岁的沈巍也对书本有极大的兴趣。

父亲是远航工作者、母亲是历史老师,深受书香门第的熏陶,他总寻着经典书籍来看,但只要被父母发现他偷偷读课外书,喜爱的书本就会被严厉的父亲撕碎,外加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父母对他的期望太高了,压得沈巍喘不过气来。

家里不让看闲书,沈巍只能前往人民广场的推书馆看书,如林海音在《窃读记》中写的那样,站着看完一本又一本的书册。直到有一天,沈巍看到了书架上一本精心装订的《三剑客》书册合集,竟和入了迷一样挪不开眼,此时沈巍决心要将书本买回家,可是父母却从不给他零花钱……

凭着这一股子对书本的冲动与喜爱,他开始收集捡拾路边的瓶瓶罐罐,报纸废品,卖给废品场换钱,这样一点一滴地存着钱,沈巍终于买下了那本心心念念的《三剑客》,沈巍对书籍总怀揣着类似朝圣的心情,同时,他也养成了随手收集可利用废品的习惯,这种习惯伴随了他一生。

长大后的沈巍没有能摆脱父母对他生活的掌控,高考后的沈巍本想学习艺术相关的专业,但沈父大手一挥,让他报考了上海一所大学的审计专业,原因是当时的审计专业好找工作。

至于沈巍喜不喜欢,沈父并不关心,沈巍坦言道,学审计是\”此生最大的遗憾\”,直到沈父病逝,两人也未曾揭开心结。

毕业后进入审计局的沈巍虽然经济独立,却没有改掉收拾废旧品的习惯,虽然不再捡拾矿泉水瓶等瓶瓶罐罐,但看到浪费的纸张报纸,都会捡起来继续使用。

工作勤奋的沈巍有时便宿在公司里,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年后,公司传出了流言,说沈巍在单位捡垃圾,有\”精神病\”。

1993年,在流言的影响下,沈巍被办了病退,作为长病假员工,每月都有2000元的补贴。

丢了工作的沈巍回到了家里,但他的父母总希望长子能成为家中栋梁,难以接受他是被\”神经病\”这个由头辞退的,于是连哄带骗地将沈巍送去了精神病院,不让他给家中蒙羞。

在精神病院待了三个月的沈巍借机逃离了精神病院,父母的冷漠与高压让沈巍伤透了心,他赌气一般地离开了常居的住所,来到了浦东区。

一开始是住在别人的屋檐下,后来通过积累有了些积蓄后住进了房子,但由于他常有收废品的习惯,邻居们频频投诉他,他在几次被赶出住所后,沈巍知道拾荒的习惯总易受人冷眼,为了不给自己与他人找麻烦,他顺理成章地开始正式了\”流浪人生\”。

上街翻捡\”垃圾\”、在地铁口看书、回到桥下休息,每日循环往复,地铁口前的几个大垃圾桶是沈巍的\”势力范围\”,他在这一住就是二十六年。

二十六年的光阴使沈巍从一个满头乌发的年轻小伙子,蹉跎成为了发丝银白,皱纹密布的老汉,但不曾改变的是他爱书、爱字的本心,虽然他衣裳破旧、蓬头垢面,但眼神却始终睿智深刻,涤荡着文学熏陶数十年的稳重与淡定。

虽然过着流浪生活,但沈巍与其他的流浪汉不同的是,普通的流浪汉衣着邋遢、整日无所事事,但沈巍却能忍受饥饿,仅捧着书本就能静读一整天。

日子虽贫困,沈巍却安于清贫、苦中作乐,收废品得来的钱,他拿去换书看,旁人丢弃的硬纸壳,他捡来练字。二十年如一日的积累与苦练,终于让沈巍在一个契机下走到了众人面前,展现出他的学识与能力。

路过的行人问沈巍对于日本名家稻盛和夫的看法,沈巍现场秀书法,以一句\”不与民争利,善始者终、善终者寡\”回应,有心人拍下了他引经据典,引用《左传》的视频,一经传出,视频点击量超过百万,沈巍以\”流浪大师\”身份火遍全网,一夜蹿红。

流量当道的时代,无数人慕名而来,一睹这位\”文学大师\”的风采。从国学名著到外国经典,从戏曲文化到历史传承,沈巍应答如流,侃侃而谈,极富逻辑性。

同样令人讶异的是他留在硬纸板上的墨迹,沈巍自小无名师教导,也没有经历过系统的训练,但他落笔果断,转折干脆,笔法精湛,字体结构完美,字里行间颇有书法家黄庭坚的风范,自有一份从容气度。

由于沈巍自带火爆流量,加之书法确实独具艺术美,他写下的\”善始者终,善终者寡\”的书法,在媒体的哄抬炒作下,仅仅8个字却卖出了10万元的高价。有网友赞他的书法秒杀田英章,此话虽有过誉,但其中也暗含着一定的道理。

田英章作为当代书法楷书的集大成者,虽然也有刻板僵硬、少于变化等不足之处,但其在书坛影响力极大,当得起一声\”当代欧体楷书第一\”。沈巍与田英章相比,多了几分随性变化,潇洒气度,少了工整妥帖,端庄秀美。二者各有所长,实在不必强行分个高低。

沈巍的书法作品爆火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出了当今书法界的乱象,不少书法家打着名家的旗号,创造出喷墨、吼书、丑书等千奇百怪、哗众取宠的书法创作形式,以文学为名大肆敛财。

沈巍的\”凡人\”书法作为一股清流,其多年勤恳修习书法,深受艺术熏陶才写出一手秀丽文字,获得一片赞誉也不为过。

在\”小丑在殿堂,大师在民间\”的论调下,有些吹捧者并不是书法爱好者,却借着沈巍的名声,为他发声博取关注,或许他们并不知道田英章书法境界如何。

但是他们却知道只要是一条有关沈巍的视频,就可以获得百万点击浏览,一味的捧高沈巍,拉踩他人,只能印证着\”狂欢\”的网友们缺乏一定的文学素养与审美水准。

站在客观的角度上看,赞誉与掌声应当适度,沈巍的书法虽好,却不该过度吹捧,目光的重点应该放在他身居陋席,却心向文学的生活态度上。

金句频出的沈巍曾说,他是怀揣着善意进入网络世界的,当不上大师这一身份,希望大家不要过度关注他,而是把目光放在文化本身,静下心来读两本书,才能不断地学习与进步。

文/竹昂

流浪大师沈巍现场秀书法,网友称赞:八个字秒杀田英章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