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孙悟空能轻易吃到仙丹,你看500年前是谁给他开的门

身披金甲威风显,脚踏斗云自逍遥,手有一棍定乾坤,七十二变封大圣。

但任是此般逍遥的孙悟空想要闯进太上老君的侧室,偷取仙丹,绝非易事。若无他人里应外合,天庭总将又岂会待到孙悟空逃回花果山才后知后觉。

兜兜转转五百年,这人的身份之疑随着孙悟空的一句话公之于众。

漫漫取经路,师徒四人费尽千辛万苦,度过了凛冽的通天河,然正值严冬之际,寒鸦无处觅,野鹿难寻踪。

虽前方道阻且长,山高险峻,但师徒众人未曾止下步伐,翻越千山万壑。待到众人越过崇山峻岭,可见远处另有楼台。行路一天的唐僧已是饥肠辘辘,令孙悟空前去化些斋饭。

猴子见云烟飘渺,仿若恶气笼罩,便知此行不易,打算只身前往一探究竟。临走前,还特意用金箍棒在地上画下一圈,叮嘱三人不得轻易踏出此圈。

或许必经一难。仍是孙悟空百般叮嘱,其余三人还是按捺不住,赴往楼阁。

然妖怪早已等候多时,略施小计便将师徒三人统统虏获。

待到孙悟空返回旧地时,已是空无一物。心急如焚的孙悟空在土地公的帮助下,寻迹来到一处石洞,厉声叫喝,让这些妖怪送回唐僧。

言罢,小妖纷纷退让洞口,一双眸凶恶,独角参差的妖魔探出身来,与之对峙。两人不出三言两语,便大打出手。

《西游记》中此般描述两人的交战,那魔王见孙悟空棍法齐整,一往一来,全无些破绽,喜得他连声喝采道:“好猴儿,好猴儿!真个是那闹天宫的本事!”

这大圣也爱他枪法不乱,右遮左挡,甚有解数,也叫道:“好妖精,好妖精!果然是一个偷丹的魔头!”

听闻两人话语,已是五百年前便已熟知。经此一战,也揭开了尘封五百年的秘密。

虽神通广大,但并非无所不能的孙悟空之所以能够悄无声息地潜入太上老君的丹房,其内应正是此时的独角兕大王。

昔日同为偷丹贼

当我们重新品读《西游记》的第五回:“乱蟠桃大圣偷丹,反天宫诸神捉怪”,孙悟空扰乱天庭的行为也未必那般单纯。

据书中所述,在宝阁喝的酩酊大醉的孙大圣,仗着酒,任情乱撞,抬头一看,却不是齐天府,却是“三十三天之上,乃离恨天太上老君之处”的兜率天宫。

书中将孙悟空进入天宫的情景描述为“即整衣撞进去。那里不见老君,四无人迹。原来那老君与燃灯古佛在三层高阁朱陵丹台上讲道,众仙童、仙将、仙官、仙吏都侍立左右听讲”,

看似孙悟空潜入其中有理可循,但作为三清之一的太上老君的府邸又岂是这般寒酸,甚至存放仙丹的重地也是无人看守,让孙悟空吃的丹满酒醒。

其中的可能,便是有人特意放行孙悟空。

据《西游记》第五十二回便可得知这独角妖怪正是青牛精,乃太上老君的坐骑,趁儿童吃下七返火丹陷入熟睡之际,盗取太上老君的法宝前往人间,自封独角兕大王,做起一方霸主。

由此可见,朝夕相伴在太上老君身旁的青牛精自然是对天宫构造了如指掌,才能如此悄无声息地逃离天庭。

五百年前,在老君与人论道之际, 看守丹药的重任自然就交给了作为坐骑的青牛精。

然而此妖早就心怀不轨,见到“臭名昭著”的孙悟空来至天宫,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索性顺水推舟,将孙悟空放了进来,并趁机私藏了不少丹药。

所以当孙猴子与之交手便立刻得知他也曾是偷过丹药的妖怪,却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以为只是与自己一样的偷丹贼,直到被如来点透玄机,才知晓是监守自盗。

今日相逢各自为战

虽说偷取丹药,但青牛精本性却是不坏。究其一生,无非是为了自由二字。

一介大妖却被迫沦为老君坐骑,或许其中的故事不逊于孙悟空大闹天宫之举。

但是整日伏于他人身下,它又岂是甘心于此,便暗下决心,韬光养晦,卧薪尝胆,甚至当齐天大圣大闹天庭也无动于衷。

因为它知道还不够,天庭万年功业,怎会被轻易覆灭。要待到天庭众将悠然自得之际,方是它暗度陈仓之时。

五百年后,曾经偷丹的两人再次相遇,连连落败的孙悟空却未遭受青牛精重手,而是放任他求仙拜佛。

唐僧肉近在咫尺,依旧未曾动心。 它要的从来都不是唐僧,而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孙行者之贪,凡是心中所想,就必须有所得,哪怕明知触犯天庭天规,依然偷吃仙丹。青牛精之贪,无非蝇头小利。

孙悟空之痴,痴于天地,痴于自由。就算犯错在先,哪怕大闹天宫,也不愿就此伏法。

青牛精之痴,同样痴于自由,但是它却无所作为。

昔日孙行者沦为弼马温,依旧我行我素,扰乱宴会,偷吃丹药,无所不做,青牛精只能避其锋芒,暗自隐忍。

昔日齐天大圣棒打天庭,青牛精只能居于身下,默默地看着那飒爽英姿,牢记其中。

今日,青牛精重回自由,交战孙行者,脱口便是“有那闹天宫的本事”,而孙悟空的回应却只是一句“偷丹的”。

它不服,不服自己是一介坐骑,不服小小顽猴也敢号称齐天大圣。

它要逃,逃脱这坐骑之身,挣脱这捆缚自由的鼻环。

它要斗,斗这沦为天庭奴隶的孙悟空,斗这不公平的世间。

它要这天,再也困不住妖身;要这众生,都知独角兕王;要这顽猴知晓,齐天大圣不过如此。

烟花璀璨过后,只剩一缕凄凉。

青牛精的命运早已写定,西天取经,势在必得,又岂会因为一介妖怪,而半途而废。哪怕它倾其所有,终究还是逃不过这般命运。

当鼻环再度套上,它便知道世间已经没有独角兕大王,只剩下太上老君的坐骑——青牛精。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