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部在国内被禁播6年的作品,在豆瓣爆出了9.8的高分

# 事件

138 个

期待。

文中含有大量《进击的巨人》剧透(含漫画后期剧情)。

有这样一部漫画作品,从连载开始就拥有不俗人气,动画化后更是直接迈入现象级作品殿堂。漫画作者原先籍籍无名,却凭借这部代表作一步登天,成为漫迷们心中 “YYDS”。而这部作品在动画化后,很快就放出了未来游戏化的消息,收获众多玩家瞩目。此后改编推出的电影,也在首映时即成为当周票房冠军。

没错,这部作品就是日本漫画史上,当之无愧的现象级作品——即将完结的《进击的巨人》。

如果只是看到开头这段描述,我想我们都有概率把这部作品,猜成是近期火出天际,剧场版票房甚至超越《千与千寻》的《鬼灭之刃》。事实上,” 巨人 ” 和 ” 鬼灭 ” 确实有部分相同点,比如他们的作者谏山创和吾峠呼世晴,都是凭借一部代表作 ”
一飞冲天 ” 的漫画家。

又比如,它们同样不遵循 ” 民工漫 ” 打怪升级的老传统。” 鬼灭 ” 选择在早期就曝光完的敌人如数登场后,直接 ” 杀完结束 “,而非添加设定或是使用 ” 无限月读 “,虽然难免让人意犹未尽,但也成功完结。而 ” 巨人 ” 则在剧情设计上更胜一筹,不仅比起 ” 鬼灭 ” 设置了更多悬念,还成功随着故事发展抽丝剥茧,给观众提供了 ” 剥洋葱 ” 般的观影体验。

不过,” 巨人 ” 在大陆的发展并不顺利。因为作品中存在大量类似 ” 拔头 ” 的血腥场景,2015 年 4 月,《进击的巨人》正式在我国大陆被禁,成为一部 ” 不能看 ” 的动画。但有趣的是,被禁后的 ” 巨人 ”
人气不降反增,不但每季推出都能成为讨论热点,甚至还被国产动画抄袭一次,闹出不小风波。

2020 年 12 月,国产动画《天官赐福》第 9 集被实锤抄袭《进击的巨人》第 3 季中的 ” 勇者 “。虽然 ” 天官 ” 官方立刻删减了动作镜头,但作为一部五年前的 ” 禁播番 “,分镜抄袭仍能够被立刻实锤,” 巨人 ” 的人气不难判断。

事实上,虽然《进击的巨人》在人气引发的现象级上,比不过《鬼灭之刃》,但要论起主题深度,早已远超 ” 鬼灭 “。

在《进击的巨人》故事伊始,观看者们都被作者 ” 欺骗 “。在最初的设定中,人类生存的岛屿就是 ” 世界 “。因为岛上有大量以吃人为乐的巨人,人类只能龟缩在先祖建造的巨大城墙里生活。

但有一天,巨人突然破坏了城墙闯入城镇,人类则在瞬间回想起 ” 被支配的恐惧 “。

后续的故事里,艾伦亲眼目睹母亲被巨人活生生咬断吞下,于是生出杀光所有巨人,为母亲复仇的想法。

此时,我们难免会猜想,这是一部描写人类和巨人战斗的动作番。可随着剧情发展,当艾伦变身成为巨人,并逐渐发现 ” 巨人也是人 ” 以及 ” 城墙的材料是巨人 ” 等真相后,剧情就开始变得更加迷雾重重。

当然,到了这里,剧情也只是向我们抛出大量悬念。如今不难见到类似 ” 开了好头 “,却在更新中屡屡 ” 吃书 ” 的作品。但 ” 巨人 ”
成为神作的原因,正是因为剧情开端的所有悬念,都在后续的发展中被层层剥开。在剧情逐渐水落石出的如今,我们才会惊异地发现——从一开始,原著作者谏山创就已经设计了庞大的世界观,并为最终结局早早埋下伏笔。在 ” 巨人 ”
的城墙之外,掌握大部分 ” 巨人之力 ” 的马莱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它开始奉行霸权主义。岛外的艾尔迪亚人世世代代被套上袖章的记号,在铁丝网围成的聚集地,成为马莱社会的奴隶。即使如此,马莱社会仍然念念不忘帕拉提岛上的 ” 始祖巨人 ” 力量,并派出数名掌握 ” 巨人之力 ” 的 ” 战士 ” 潜入墙内计划夺取。这些马莱人派出的艾尔迪亚战士,正是破坏城墙,导致艾伦母亲被杀死的凶手。与此同时,这些 ” 战士 ” 也在潜伏过程中,成为和艾伦产生过命交情的调查兵团 ” 士兵 “。

大量的矛盾,诞生在了这段本来不该存在的,” 战士 ” 和 ” 士兵 ” 关系的交缠中。而这,还仅仅是 ” 巨人 ” 剧情诸多悬念中,最早被解开的一个。

一些对现实历史的影射,也成功地抬升了本作的主题深度。从奉行霸权主义的马莱国,居住在 ” 种族隔离区 “,戴着象征 ” 牲畜 ” 地位的 ” 袖章 “,遭到非人待遇的墙外艾尔迪亚人。我们不难看出,这些设定影射的史实,正是二战期间,被纳粹德国当作奴隶,戴上 Jewish Badge(犹太徽章,亦称黄星)的犹太人。

于是我们不难理解,” 反战 ” 思想贯穿着 ” 巨人 ” 的始末,可谏山创并不只是轻飘飘地甩出一句 ” 要世界和平 ” 就到此为止,他在作品中融入了某些兼顾哲学与神话的元素,比如 ” 弑父 “。

世上最著名的 ” 弑父 ” 故事,还得数希腊神话中的 ” 俄狄浦斯弑父 “。出生在皇家,还是婴儿的俄狄浦斯,因为一则寓言被父亲丢在了荒野自生自灭。所幸,在好心人的收养下,他成功地生存下来并长大成人。

长大后的俄狄浦斯在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信息的情况下,误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拉伊俄斯,后来又解答了狮身人面像斯芬克斯的难题 ” 什么动物早晨用三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 “,娶了拉伊俄斯的遗孀伊俄卡斯忒为妻,生下四个儿女。

俄狄浦斯弑父的结局很是悲惨,知道真相后的他刺瞎了自己双眼,自甘承受着比死亡还要痛苦的生活。而类似的 ” 弑父 ” 故事,不仅在《进击的巨人》里反复出现,那些弑父角色们的经历,同样是一言难尽。

首先,艾伦的父亲格里沙,为了让艾伦取得 ” 进击的巨人 ” 力量,让无意识状态下的艾伦吃了自己。成为 ” 进击巨人 ” 后的艾伦,开启了自己漫长又悲伤的复仇。

其次,艾伦的同期战友,王族公主希丝特莉亚,亲手斩杀了巨人化的父亲雷斯王,成为墙内的新王。她决意撕破虚伪的和平,带领墙内人民获取真相。但后来,成为新王的希丝特莉亚,还是为了完成生育子嗣的任务,仓促地和一个我们眼中的路人成婚。

如果当我们不把 ” 弑 ” 的理解,限制在物理意义上,那么 ” 弑父 ” 角色的可选范围就更大了。艾伦的哥哥吉克举报了父亲格里沙,间接导致了 ” 巨人 ” 主线故事的开启。此后,吉克带着自己癫狂的种族毁灭计划,自愿成为马来阵营捅向城墙内的尖刀。就连最迷人角色之一的埃尔文团长,也曾在幼年时无意暴露父亲的秘密导致父亲被杀,并从此背负着沉重的罪恶以及责任生存。

谏山创将 ” 弑父 ” 灵活地穿插在角色的故事里,给这些角色安排了足够合理的动机,并成功让他们的命运彼此交织,并最终走向自己的结局。读者们则在这过程中,看到了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丰满角色。

而从城墙之内的艾尔迪亚国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它的某个来源——古罗马神话故事里,关于初代神王乌拉诺斯的冷僻故事。

初代神王乌拉诺斯是大地母神盖亚的丈夫,同时也是一位极其暴虐的父亲。他和盖亚共有 18 个孩子,但他却在孩子出生后,将孩子们送回母亲的子宫进行监禁,不允许孩子们离开子宫。这对应了 ” 巨人 ” 中初代城墙之王因为自己所设想的未来,修改所有艾尔迪亚民众记忆,将他们保护 / 监禁在巨大城墙中的历史。

乌拉诺斯的子女中,有个叫克洛诺斯的,并不服从父亲的保护 / 监禁。他反抗乌拉诺斯的方式,是趁父亲欢愉时,抓住机会割掉父亲的阴茎,使其丧失繁衍能力。这与艾伦哥哥吉克的救世方式——使所有艾尔迪亚人失去繁衍能力,恰好相符。

将 ” 巨人 ” 和神话联系上的,还有在 ” 弑父 ” 后成为农神的克洛诺斯,害怕自己被孩子夺走权力,选择残忍地吞下所有孩子。这与巨人力量传承全靠吞噬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在 18 世纪画家弗朗西斯科何塞的笔下,农神食子的场景,是这样的。

除了和神话的紧密联系,谏山创对于 ” 反战 ” 的描写,也没有停留在口号上的 ” 喊喊而已 “,他选择更加深入地探讨了 ” 反战 ” 的方式。

聊到 ” 巨人 ” 的 ” 反战 “,我们必须得点出在《进击的巨人》中后期频繁出现的两个隐喻—— ” 恶魔 ” 和 ” 森林 “。这两个词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去了解,作品背后的深意。

在故事的最初,” 恶魔 ” 只指墙外的巨人,理由是那些巨人的食人行径。但随着剧情发展,” 恶魔 ” 又成为了那些将艾尔提亚人变成巨人,流放到帕拉提岛的马莱人。可当墙内的艾尔迪亚人知晓一切,把墙外的马莱人看作 ” 恶魔 ”
时。那些马莱人正在用 ” 恶魔 ” 称呼生活在聚集区的艾尔迪亚人,他们的理由是 ” 千年前,艾尔迪亚人入侵了马莱国,肆意屠杀马莱人 “。

这个答案看上去很合理,但也不太合理。

随着主角艾伦在墙外的艾尔迪亚人聚集区大肆破坏,波及到普通民众,还通过制造 ” 地鸣 ” 毁灭世界时。” 恶魔 ” 的称号又套在了艾伦的头上。毕竟,他入侵马莱国间接害死普通民众,操控巨人无差别灭国屠城的行为,和故事最初 ” 战士 ”
破坏城墙,间接害死他母亲的行为完全相同。甚至,更加恶劣。

随着剧情的推移,攻守身份的转换,故事中的马莱人和艾尔迪亚人互称对方为 ” 恶魔 “。居住在马莱国聚集区,被马莱人当作奴隶的墙外艾尔迪亚人,也将墙内的艾尔迪亚同胞称为 ” 恶魔 “。当墙内的艾尔迪亚人知道了墙外的世界,以及真实的历史,他们则开始将所有的墙外人称为 ” 恶魔 “。甚至到了最后,起初立志杀死巨人保护普通民众的艾伦,还化身成为 ” 恶魔 “,一手制造了大量普通民众的死亡。

那么,谁才是恶魔?

在故事中后期,谏山创借一位重要的女孩角色,道出了他的答案—— ” 根本就没有恶魔 “,真正的 ” 恶魔 ” 是人类的恐惧和欲望。

那么,” 森林 ” 是什么呢?

在《进击的巨人》剧情中,有一段关于调查兵团穿越森林的剧情,那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满是巨人且货真价实的森林。但很显然,那和谏山创口中的 ” 森林 “,仍然有些距离。毕竟,作者想要表达的 ” 森林 “,其实是充满仇恨的世界。

” 巨人 ” 的世界充满仇恨。

墙外艾尔迪亚人仇恨把他们当成奴隶的马莱人,顺带着也仇恨墙内艾尔迪亚人。墙内艾尔迪亚人先是仇恨巨人,在了解到世界真相后,他们又开始仇恨马莱人,仇恨帮助马莱人破坏城墙的墙外艾尔迪亚人,甚至仇恨所有的岛外人。

更加可怕的是,这片森林中的仇恨一直在形成循环。

大到古时艾尔迪亚人掠夺马莱人,马莱人夺取巨人之力后奴役艾尔迪亚人,墙内艾尔迪亚人来到墙外向世界复仇。小到墙外的艾尔迪亚女孩贾碧,因为艾伦杀死了自己的伙伴,登上浮空艇杀死艾伦的伙伴莎夏。

被莎夏保护过的小女孩和莎夏的家人,在不知道贾碧是杀人凶手的情况下保护了贾碧。可在得知真相后,那个被莎夏保护过的女孩,又为了 ” 给姐姐报仇 “,突然化身 ” 恶魔 ” 高高举起刀捅向贾碧。

名为仇恨的种子,在角色们的心中开花结果。花粉被血液带出体表,又流淌到他人的心中。所以到最后,凡人群聚集之处,皆为 ” 仇恨的森林 “。

我们要如何破解 ” 仇恨的森林 ” 呢。关于这点,剧情并未给出一个 ” 完美 ” 的答案,只是模棱两可地,通过莎夏父亲的回答道出 ” 至少要让孩子们离开 “。

但在这段剧情过后,” 巨人 ” 的 ” 主线 ” 很快就进行到一个最矛盾的阶段,即如何为艾尔迪亚人带来和平。主角艾伦面临着 ” 杀死所有艾尔迪亚人 ” 和 ” 杀死艾尔迪亚人以外的所有人 ” 的残酷二选一。

这两个不同的选择,则是 ” 巨人 ” 到目前为止抛出的最大矛盾,也是人类历史上永存的问题——为了最终的结果是和平,选择鹰派还是鸽派。

鹰派和鸽派是两个对立的政治名词。面对国际争端,鹰派主张采取包括发起战争在内的强硬手段,而鸽派则宁愿采取柔性温和手段来维护和平。

在谏山创的极致浪漫化的处理下,临近结局前,掌握力量的艾尔迪亚人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极端鹰派路线,发动 ” 地鸣 ” 屠杀所有帕拉提岛外的所有人类,并毁灭掉不同的文明;另一种则是极端的鸽派路线,通过 ” 始祖巨人 ” 的力量控制所有艾尔迪亚人失去繁衍能力。

走鹰派路线,可以在有强大武器 ” 地鸣 ” 的情况下,碾压所有岛外国家。最终世界上会只剩下一个帕拉提岛,被禁锢在城墙内的人民拥有了几乎无穷的土地使用权,还能在保留部分墙外科技的基础上,加速现代化进程。

选择鸽派,在最后一批艾尔迪亚人老死后,” 巨人 ” 的力量就会失去传承,从此沉没在历史河底,艾尔迪亚人也无需再因为这种 ” 被诅咒的力量 ” 陷入永恒的战争。毕竟,” 无法生育 ” 的这份慢性毒药,会让所有的 ” 尤弥尔的子民 ” 死去。

这两个选择,当然经过了艺术加工,但从另一个角度,正是因为两个选择都足够真实,所以才更能引发读者的思考——人类究竟要用什么方式换取和平。

到了这里,我们当然不难理解——当 ” 巨人 ” 最终季的动画将 ” 恶魔 ” 和 ” 森林 ” 两个贯穿始终的隐喻展开,并由谏山创尝试性地,深度剖析迎来 ” 和平 ” 的方式时,为什么早就被禁播,剧情也才刚刚展开的 ” 最终季
“,在豆瓣能拥有近 5w 人平均 9.8 的高分。即使在评分更加严格的 Bangumi 番组,也有 8.6 分的高评价,以及一个 ” 神作 ” 的标签。

它表现的主题深度,那些对于 ” 人性 “” 和平 ” 的深度思考,早就干翻了一大票漫画作品。

更加让人庆幸的是,谏山创选择了和《鬼灭之刃》作者类似的完结方式,让漫画在恰到好处时自然完结,并未选择为了拉长连载期,强行在剧情中期,加入类似 ” 九大巨人夺回战 ” 什么的拖沓故事。

根据日本媒体的报道,从 2009 年 10 月开始连载的《进击的巨人》,将于 2021 年 4 月 9 日完结。作者谏山创也在采访中表示,” 目前的剧情(漫画)已经发展到了 95%,心情很像是跑马拉松,期盼着快点结束 “。

如果说,当官方初次宣布《进击的巨人:最终季》,制作公司由 Wit Studio 换成 Mappa 后,动画粉丝们还会产生一些对作画水准的担心。

那这份担心在 Mappa 推出《咒术回战》这样的优秀动画后,自然也会烟消云散。而当 ” 最终季 ” 真正播出,仅从 OP” 我的战争 ” 所表现出的,那些极具张力的画面,我们就更不难看出,Mappa 满满的诚意。

到了如今,无论是漫画读者还是动画观众,要做的只是等待谏山创与 Mappa 的答案。可想而知,当 ” 巨人 ” 的世界迎来结局,一场新的风暴,必将席卷世界。

RECOMMEND

关注3DM 游戏网视频号,更多有趣内容即刻送达!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