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一线】碳中和乘风起航!火电企业“新能源转型”进行时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在2020年,是我国提出要实现“2030碳排放达峰、2060碳中和”的中远期目标的一年。

碳达峰的预定时间不长,不到10年。而当前我国火电发电量比重占比仍接近70%的高位,所以要实现碳达峰,控制煤电规模和发电量比重将是未来几十年的重要抓手。这也将对我国未来的能源结构产生重要影响,2020年也成为火电企业重大转折年。

在我国的火电上市企业中,五大央企火电集团在煤电行业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这五家集团分别为华能国际(00902.HK)、华电国际(01071.HK)、大唐发电(00991.HK)、中国电力(02380.HK)和国电电力(600795.SH)。

作为“放碳大户”,在这五家企业的2020年年报中,都有提及碳中和政策对企业带来的影响。为在这一能源结构转型的大趋势中实现平稳增长,这些企业纷纷提出稳定煤电业务的同时,加大对新能源领域的投入。

那么,在2020年以光伏和风能为主导方向的新能源发展得如火如荼时,五家央企火电集团有无面临困境?

发电量增速受阻,燃料成本稳定利润

在碳中和主线以及疫情冲击下,我国境内发电量和发电结构出现了较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体现在,火电领域面临发电量增速受阻、售电价下降的不利境地,而风光为主的新能源发展则气势如虹。

2020年,在疫情中逐渐复苏的经济使电力需求呈稳步回升的态势,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实现了小幅增长。根据能源局数据,年内我国全社会用电量7511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1%。其中火电发电量增长2.5%,风电和光伏发电量分别增长15.1%、16.6%。

上图显示,五大央企电力集团的发电量在2020年增速下降,其中华能国际和华电国际发电量出现负增长。对于发电量下降的原因,华能国际在年报中提到,是受大量新能源项目规划及投产对传统火电业务造成直接冲击影响。而其他三家企业发电量增速在低位,也与风光等新能源项目的新产能挤压不无关系。

在碳中和背景下,部分区域将执行更加严格的“能源双控”政策,以及替代能源供给的增加,给各发电公司的火电业务产生不利影响。2020年,火电行业利用小时数下降1.8%,而该五家企业的燃煤机组利用小时数也呈现出一片下降的趋势,其中华电国际燃煤机组利用小时数年内下降了470小时。

电价方面,新能源开始平价并进入市场,电力市场化改革也让火电售价增长受阻。可以看到,上述五家企业的售电价均出现下滑,进而影响到企业的收入端。

不过,收入端虽然受重重因素而表现不佳,但该五家企业的净利润却实现强劲增长。在2020年,华能国际和大唐发电净利润增速均超过2倍,其他三家企业净利润也实现了高双位数增幅。

这与火电企业的燃料成本端有关。2020年,我国煤炭价格出现下行趋势,火电企业的燃料成本因此得以大幅缩减。其中,华能国际年内燃料成本减少高达72.17亿元,同比下降6.34%,华电国际燃料成本下降8.77%。

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2020年,我国风电和光伏行业可利用小时数也出现下滑,不过下滑幅度不大,分别下降0.3%及0.4%。但新增机组大幅上升,带动了风光发电量的增长,整体盈利能力有所提升。所以相对于新能源板块,火电板块实现利润增长主要是靠燃料成本的下降,其他财务数据则表现不佳。

火电企业新能源转型加码

五大央企发电企业的传统业务是火电,目前也主要是火电业务在支撑企业的营收和利润水平。

在低碳转型的大趋势下,该五家企业也有意压缩火电业务,将更多的资金和资源投入到清洁能源领域,致使该领域的比重不断增加,成为拉动业绩增长的动力之一。而进入2021年,大宗商品市场普遍上涨的势头下,煤炭价格也有所抬升,对火电企业的利润带来一定程度的冲击。

从清洁能源装机量来看,该五大企业的清洁能源装机量差不多处在一个水平。而从占总装机量比例上看,中国电力比例最大,达到39.34%。其次依次为大唐发电、国电电力、华电国际、和华能国际,清洁能源装机占比依次为29.4%、26.16%、24.92%和20.6%,比重均出现提升。

在清洁能源结构中,火电企业纷纷将光伏和风电业务视作发电结构转型的重心。这个趋势从资本支出中可看得出来,以华能国际为例,公司2020年资本性支出为453.72亿元,其中风电和光伏资本支出分别达259.09亿元和32.86亿元,占比超过6成。在2021年的资本支出中,公司风电和光伏支出累计超过400亿,占计划支出总额超过7成。

而其他四家企业在2020年的资本支出中,清洁能源业务支出比重也均超过了50%。在2021年碳中和趋势下,预计这五家企业的资本支出将加大在清洁能源的转型方面,以抵消火电业务面临的监管环境和行业环境的不利影响。

火电企业要想转型升级,在新能源发电方面有所突破,在科研技术必须要加大投入力度。华能国际2020年大幅增加了研发投入,主要投入到光伏等新能源项目中。公司年内研发费用为6.68亿元(占营收比约4%),同比飙升9.26倍,成为运维成本、建造成本之外公司第三大运营开支。

同年,国电电力、中国电力、华电国际和大唐发电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2亿元、1.09亿元、2822.4万元、563.8万元。大唐发电在年报中称,将以绿色低碳为主攻方向,积极跟踪研究高效光伏发电技术,但为何2020年研发费用仅500多万?如此少的费用如何实现清洁能源技术的投入?华电国际和大唐发电是否是通过并购方式提高发电的“质量”?相信市场表现会给出些许答案。

作者:遥远

作者:遥远

编辑:mila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