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说好的业内专家,为啥却看不准未来呢?

为什么身为业内专家,他们还是常常在预测本行业的趋势上犯错?

其实这是人性使然,人们总是过度相信自己的经验总结,特别是在一个行业内混了多年人,丰富的工作经验让他们对业内细节了如指掌,却让他们更难跳出来看更长远的发展。

起初是看不见,然后是看不上,接着是看不懂,最后是跟不上。这话有些毒舌,不过确实道出了很多行业专家的困境。

今天就为大家细数5大业内专家对未来的错误判断。

1.史蒂夫·鲍尔默:iPhone必然失败

前微软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SteveBallmer)在2007年说出了这句名言:“iPhone是世界上最贵的手机,它对商业客户没有吸引力,因为它没有键盘,这使得它不是一个很好的电子邮件收发机…。”

现在即便是小朋友也可以对这句话尽情嘲笑。从第一代iPhone发布以来,它一直都是全世界销量最好的手机。

当时的手机,在语音通话之外,如果能满足一些基本的商务需求,就很高端了。很多手机企业为了更好地满足这项需求下足了功夫,例如黑莓就推出了全键盘手机,一度还很受欢迎。

iPhone是以当时人们难以接受的高价亮相的,并且是全触摸屏,没有任何键盘,习惯了实体按键的手机用户很难适应纯触摸屏。

正如史蒂夫·鲍尔默,没有实体键盘的iPhone不是一个好的电子邮件收发机,但iPhone本身就不是以一台电子邮件收发机的角色亮相的。

相反,iPhone是以手机产业的颠覆者出现的,流畅简洁的智能系统,丰富的应用程序支持,让iPhone成为了链接世界的窗口。

只有跳脱手机当前的应用局限,才能看到iPhone的真正未来,史蒂夫·鲍尔默明显没能从这个维度审视iPhone,做出这样的评论也就不奇怪了。

2.肯·奥尔森:每个人都拥有一台电脑是天方夜谭

肯·奥尔森靠制造晶体管计算机起家,他的公司DEC在上世纪80年代已经是全美第二大计算机公司,《财富》曾经评价他可能是这个国家最成功的企业家。

然而身为当时计算机领域顶级工程师,在1977年,他却声称“没有理由让任何人都能在家里拥有一台电脑!”

现在我们都知道在半导体领域有一个摩尔定律,电脑的成本持续几十年下降的同时,性能还可以每隔两年翻一倍。但这是从后视镜里总结出来的规律。

从肯·奥尔森的经验出发,的确很难想象如今人手一台笔记本电脑的景象,毕竟他的那个年代,电脑是非常昂贵的,1975年IBM5100这台电脑,当时售价就高达8975美元,根据通胀折算到现在,价格达到41970美元!

让每人花这么多钱配置一台电脑,在当时看来确实是天方夜谭。

3.巴菲特:伯克希尔哈撒韦是他最失败的投资

如今你购买一股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需要43万美金,然而巴菲特曾公开表示伯克希尔哈撒韦是他有史以来最失败的投资。

巴菲特当时深信他的导师格雷厄姆的投资逻辑,即通过计算企业的资产,购买那些实际资产价值远高于其市值的公司。利用这一套投资逻辑,巴菲特之前赚了不少钱,但在伯克希尔哈撒韦上摔了跟头。

伯克希尔哈撒韦曾经是一家纺织企业,巴菲特通过计算分析后,觉得当时这家公司很便宜,于是在1962年开始大笔买入。

然而美国的纺织工业正在进入一个漫长的衰退期,之后巴菲特尽管在公司业务上下足了功夫,还是没能挽救必然衰落的纺织行业。21年后,伯克希尔哈撒韦不得不停止了纺织业务。

巴菲特这次失败的投资经历源于错误的投资逻辑,巴菲特的确用格雷厄姆这套古典价值投资思路尝到了甜头。

但正是因为尝到了甜头,让巴菲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投资思路,没有去思考这套投资逻辑存在的缺陷,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路径依赖。

为了避免路径依赖所造成的思维定势,我们一定要根据现实的反馈不断调整自己的思维框架和投资逻辑。

后来巴菲特遇到了他的第二位恩师,查理芒格,巴菲特才逐渐转变思路,否则也不会有他今天所取得的成就。

4.威廉·普雷斯:我们不需要电话

身为英国邮政总局工程师的威廉·普雷斯曾在1876年说:“美国人需要电话,但我们不需要。我们有很多信使男孩。”

同年,西联汇款总裁威廉·奥顿也发表过类似言论:“电话有太多缺点,因此不能考虑作为一种通信手段。”

一项新技术在被应用之初通常是难以和老技术相竞争的,因为老技术经过了多年发展,已经充分优化。而新技术虽然应用上限很高,但刚从实验室走出来时,必然是有诸多缺陷。

例如最初的电话,价格昂贵,通话距离短,通话质量极低,几乎没有什么应用场景,但一系列技术改进和优化,电话的痛点被一一解决,电话对书信沟通方式的取代就全面展开了。

在判断一项新技术是否有应用前景时,我们需要有更前瞻性的眼光,不能拘泥于当下的竞争态势,和现有技术做直接对比。大的趋势性判断比眼下的竞争格局分析更值得思考。

5.AlexLewyt:核能吸尘器将很快成为现实

1955年,路易吸尘器公司总裁AlexLewyt在“纽约时报”发表言论:“核动力吸尘器很可能在10年内成为现实。”

1945年,美国向日本投下原子弹,惊人的毁灭性让大众认识到了核能的的巨大潜力。如何利用核能成为了科学家关心的重点。

1951年,世界第一个核反应堆在美国建成。

1954年,前苏联也建成了核电站。

1955年,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演讲中说道:“原子能将为和平服务。”

核能的快速发展让人们相信可控核聚变也将在不久后实现,AlexLewyt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做出了错误的预测。

人们总是低估技术优化的速度,而高估科学发展的速度。其实可控核聚变即便在今天依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概念。

这些底层的基础科学突破几十年才会发生一次,很多时候甚至依靠的是天才科学家脑中的灵光一现。

反观技术优化更像是一个工程问题,只要有足够的资源投入,实现的速度通常是较快的。

最后,我们也不认为专家都是错误的,遇到问题找专业人士咨询依然是最好的选择。但我们要充分意识到专业人士的局限性,要留意他们是否过于专注于自己的领域而丧失了视野,同时我们自己也要放开视角,这样才能得到更全面的答案。

请先暂停下你的广告拦截插件

或者将本站地址

加入你广告拦截器的白名单

我们需要你的支持

再次感谢!

oz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