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河:宋运辉被下放彭阳农药厂,岳父阴谋得逞,还是组织保护

在电视剧《大江大河》的最后一集,宋运辉拿着化学工业部的一纸调令,坐上蹒跚前行的公共汽车,在曲折蜿蜒的盘旋山路之中辗转,从小山村的高考学生到东海常务副厂长,他用了15年时间。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宋运辉是带着这份调令,前往彭阳农药厂报到即任,因为,在化学工业部的文件上面,明确载明了宋运辉的报到截止时间,而且,最后一个镜头俯瞰大山中的一座小县城。

宋运辉在东海南都酒店跟梁思申的那一番谈话,明确提及:彭阳农药厂是一家县级化工企业。梁思申面对宋运辉的遭遇,心中感到特别憋屈,想为他鸣冤叫屈,打抱不平,直指这是被组织下放。

宋运辉被免去东海化工厂常务副厂长职务,人生迎来了一个新的激流险滩,众所周知,这一切变故的始作俑者是岳父程厂长,是他带着那封匿名举报信前往化学工业部,招致调查组的严肃处理。

那么,宋运辉被下放彭阳农药厂,算得上是岳父程厂长的阴谋得逞,还是组织上对他的保护处理?有两个人的态度至关重要,一位是路司长,一位是周司长,他们俩是如何看待这起事件的呢?

在北京的化工研究院,路司长和宋运辉有过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宋运辉将美国洛达集团的技术方案上报给化学工业部,路司长则是善意提醒他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直言要积极保护这位下属。

而周司长率领调查组进驻东海化工厂以后,找宋运辉的妻子程开颜谈话,在得到程开颜的明确表态之后,周司长也敞开了胸怀:组织上更倾向于相信宋运辉同志。由此说明,周司长也在替他说话。

还有另外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东海化工厂厂长马保平、副厂长高祥荣等人是周司长的嫡系心腹,但是在前往东海的第二次考察调研中,周司长明确支持宋运辉提出的股权换设备方案,意味深长。

当初,岳父程厂长对宋运辉的实名举报,是指控女婿涉及“不正当男女关系和出卖国家利益”的罪名,如果这两条罪名坐实,宋运辉面临的肯定不是下放彭阳农药厂处理,而是会有牢狱之灾。

由此,从侧面说明,周司长带队的调查组,并没有采信程厂长的指控,但是对于宋运辉的调查处理,肯定也不能空手而归,那样无法向组织交代。在经过充分了解之后,以不注意团结同志定论。

在宋运辉赴任彭阳农药厂之前,前往北京四合院拜访了老徐,在老徐家里,这位地方主政经验丰富的长者,对宋运辉谆谆教诲:技术的精进固然重要,但是作为国营企业的领导,更需要驾驭全局。

宋运辉被下放,其实是组织处理上的软着陆,这背后同样离不开老徐替他争取到的宽大处理,老徐自从离开晋陵县委书记的岗位之后,回到北京部委工作,人脉极广威望很高,关键时刻出手相救。

因此,程厂长对女婿宋运辉的实名举报,最后被定性为内容不实,而化学工业部的调查组进驻东海,围绕宋运辉的去留,有一番激烈博弈,毕竟程厂长多年深耕,在化工系统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宋运辉被免去东海化工厂常务副厂长,从一座国家的重点企业二把手,黯然离任,去到了一家籍籍无名的县级农药厂,而且深处穷乡僻壤的大山之中,换做是任何人,都会有强烈的心理落差。

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宋运辉调任彭阳农药厂厂长,成为了实际上的一把手,拥有一剑定乾坤的拍板决策权,更有利于他开展工作,不像过去在东海那般,时刻受到厂长马保平的反对和掣肘。

宋运辉开始主持一家企业的全面工作,也更有利于他驾驭局面,更加注意团结同志,进一步补齐他在领导水平方面的欠缺和短板,待以时日,重新提拔重用,成为化工系统锐意改革的中流砥柱。

ozabc